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小天使

       乔一帆没什么自信,但在肖云的一再催促下,也只好操纵他这25级的灰月冲了过去。
  对方有五人,照理乔一帆能踏入职业圈水平就已经很上乘了,如果真是随便五人他一点也不会怕。但问题是这可是刷出了他们五个都破不了的记录的人,虽然杰希大神说是战术上的问题,但战术再怎么样,也总需要操作去执行,这些人的水平,应该不会差到哪去吧?
 灰月又冲近了一些后乔一帆一看其他四人,有两个是纪录榜单上的角色,另两个却不认识,这时候乔一帆已经顾不上再盘算什么,灰月冲上,突得一个“弧光闪”,冷不丁地就朝着君莫笑劈过去。 灰月又冲近了一些后乔一帆一看其他四人,有两个是纪录榜单上的角色,另两个却不认识,这时候乔一帆已经顾不上再盘算什么,灰月冲上,突得一个“弧光闪”,冷不丁地就朝着君莫笑劈过去。
  这练级区玩家来来往往,都也不会那么小心戒备。弧光闪这技能出招快,发动快,如此擦肩而过时突如其来的使用任谁都有可能着了道的,但这君莫笑竟然就在这么刻不容缓的一瞬间突然拔剑,一记格挡架下了这记弧光闪。
  单就这一反应,就已经让乔一帆觉得心虚了。他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没有丝毫正式比赛的经验,更不像高杰英有时连队长都会亲自来陪他切磋切磋。这样环境下的他,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不求有失,但求无过。此时一看君莫笑如此反应,立刻觉得这是个难缠的对手。弧光闪后没有使用任何后续进攻,立刻后跳企图拉开距离。

周烨柏和白夜黑昼是三个角色中防御最低的,有是第一个挨扁的,最终第一个挂掉。周烨柏愤怒得也是一砸键盘,暮光一转却是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一帆你死哪去了!!!”
  被遗忘的乔一帆的灰月其实一直呆呆地在一边站着。他的队友没有招呼他上去配合,于是对手也没有来顾及他。眼看连高英杰都被对方轻松捞进了圈,乔一帆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此时听到周烨柏的咆哮,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了,是蒙头直接往上冲。结果自然是大悲剧。他的水平本就是四人当中最差的一个,在叶修面前又哪能讨好过去?正面招架了几个回合后,慌乱中就被君莫笑扔进了圈,算是接了周烨柏的班。
  周烨柏无奈地摔到了坐椅里。他吼乔一帆也就是宣泄一下,他又哪会真去指望这小子,更何况他吼的时候自已都已经死了。

      结果远端的角落里,乔一帆弱弱地举起手说:“我有录。”
  “哦?看看。”王杰希快步走向了乔一帆的电脑处,乔一帆慌忙起身让开了位置
      

      “去吧,一帆。”王杰希发了个消息。
  刚进来的人是乔一帆,看到队长在房间里正在发怔,听到指示后连忙进了比赛,向唐柔问候了一声后双方就战在了一起。
  这一场,王杰希看得多少有些心不在焉。虽然乔一帆也算是微草的正式队员,但此时的王杰希更多的注意力却是在唐柔身上。
  一个新人,和职业选手的较量竟然还能打得有板有眼难解难分。王杰希赞叹之余,却也不免对乔一帆感到不满。
  这个队员无疑是目前微草中水平最差的一个。甚至可以说,他的水平完全不够成为冠军队中的一员。就是去联盟中最差的弱队,他能不能打上主力也难说。
  在队里都这么久了,别人都在成长,这小子却是丝毫不见进步。一直都是一副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的模样。如此没有进取心,又能有什么前途?
  队长虽然没有人事权,但提出的意见对于俱乐部做决定还是有相当份量的。对于乔一帆,王杰希已经看不出在队里有什么价值。他知道这孩子在队里呆得也很辛苦,或许不要在冠军队,而是在一支没什么压力的中流队伍,他反倒会多些进步吧?
看到队长在旁看完了自己这一场的全部比赛,乔一帆很是惶恐。他知道自己打得肯定不好,单从时间上来说,全队哪有像他这样需要三分钟才能拿下对手的。
  “一帆快点吧!”来催的队友发着消息。乔一帆这边慢,去了那边找君莫笑倒是会快得很。这名队友催走了乔一帆后,立刻迫不及待地入场要和唐柔较量,赶着回去对战君莫笑。
  叶修的房间,乔一帆默默地进入,除了高英杰的一句“一帆加油”,没有得到任何队友的加油鼓励。似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他不配属于这个团队,已经不把他当成一员了
  乔一帆早习惯了这样,只是深吸了口气,进入了比赛。
  “哦,是你啊!”比赛场里,叶修和乔一帆打着招呼。
  “啊……我……”乔一帆怔住。
  是你啊……这意味着对方是认识他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存在感了?而且是在叶秋大神的眼里,这可是和队长一样,甚至更神气的人物啊!
  “你在队里就是用刺客的吗?”叶修问道。
  “嗯。”
  “有没有人建议过你换个职业?”叶修说。
  “没有。”
  “你原来是玩什么职业的?”叶修问。
  “原来……”好遥远啊,自己在加入微草之前是什么职业呢?乔一帆忽然间都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他加入以后,俱乐部就把一个老队员退役后无人再用的一个刺客账号丢给了他,从此他就一直是一个刺客。他没有在任何比赛里出过场,除了高英杰没有任何队友会主动找他练习,技术部开发的自制装备,也从来不会是刺客用的。他真的成了一个刺客,孤独寂寞。
  “刺客这个职业发挥不了你的潜能。”叶修说。
  “啊?”潜能?乔一帆觉得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很生疏。
  “试试鬼剑士吧!辅助队友为主的,主修鬼阵的阵鬼。”叶修说。
“阵鬼吗……”乔一帆喃喃自语,或许是太久以来根本没有人特意指导过他,猛然听到一句提点,乔一帆立刻下意识地就接受了,更何况,指点他的可是叶秋,荣耀教科书,连他们队长王杰希都不如他资深。
  “没错,你的大局观很好,协作意识很强,很适合阵鬼这个职业呢!”叶修说。
  “可是……可是……”乔一帆“可是”了两声却也没说出什么。他想说的实在太多,这一时间都不知从哪里说起。
  换职业?他这种透明人哪有这资格,就算换练阵鬼,他们队里已有周烨柏,又怎么可能把阵鬼的角色交给他。
  重新为他打造?那更不可能了,他现在手里有的职业级的刺客账号都受到俱乐部的冷落,更别提为他重新打造一个阵鬼了。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在俱乐部的处境越来越尴尬,本赛季结束后他的合约就要到期。以他现在在俱乐部可有可无的存在,他自己都不相信俱乐部会和他续约。而他从进了职业圈开以来一直是默默无闻唯一的光环也就是“冠军队成员”这个头衔。凭此或许会有小俱乐部对他感点兴趣。可这时候改练新职业,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到时能在试训中让人看好吗?
  如果没有了职业合同,改练再适合的职业也没有意义啊!
  “唉……”到最后,乔一帆只是一声叹息。这个时候两人迟不动手,观战玩家是听不到他们二人语音的,也不知在干些什么,对乔一凡哪有什么人客气,顿时一片刷屏,全是催促。
  乔一帆不敢怠慢,可看君莫笑却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无奈之下只好打了一声招呼:“前辈,我要开始了。”说完立刻开始攻击。
  叶修应付乔一帆自然是不在话下。不消片刻就已经将他击败,果然论时间的话,乔一帆是输得最快的,就像他在唐柔那边是赢得最慢的。
  “拿出点勇气来!”
  乔一帆退出赛场时,听到叶修最后对他说了这么一句。
  勇气吗?
  

       乔一帆默默地坐在电脑前,看着下一位队员冲上去和君莫笑对战。双方一触即发,根本不带交待什么场面话的。身边的队员都是三三两两,一边观战一边讨论着。乔一帆看了看身边,高英杰却不在位置上。朝另一边一看,高英杰是被队长叫过去了,似乎正对他说着什么。
  “真好啊……经常会有队长这样大神级的人物指点呢……”乔一帆默默地想着,突然鼻子有一些泛酸。他和高英杰同期入队,年纪相仿,一个得到前辈们的呵护关爱,一个却只能在前辈身后拎包端水
  “阵鬼吗……”乔一帆不由地又想起来游戏里那位大神的指点,还有自己退出前的鼓励。
  自己,或许真的需要再多一点勇气呢!
  可是……勇气这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乔一帆思前想后却还是怕。
  干脆先稍微试一试吧!最终他打定了这样一个主意。不完全抛下手中的刺客,但从现在开始去接触一下阵鬼,也许真的会很不一样呢?
  只是这样的一个想法,立刻让乔一帆很是兴奋
  “一帆你笑什么呢?”高英杰这时却是回到了位置,一来就见好友在那一个个傻笑,目光发散,似乎也不是在看着比赛。
“哦,没什么。”乔一帆连忙收起了笑容。

      “呃……希望在这边的话,有机会能得到前辈的指点。”乔一帆说。
  叶修怔了怔,他混迹职业圈多年,什么情况没见过?此时虽没问,乔一帆也没说,但从乔一帆的处事,却已经基本猜测到了对方的尴尬。
  “你打荣耀多久了?”叶修问。
  “一年多。”乔一帆回道。
  “哦。”新人不易啊,叶修叹息。微草有一个号称王不留行接班人的高英杰,这个叶修也是听说过的。而每每出现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无意间却会抹杀掉不少同伴的光芒。就像现在的乔一帆,并不是毫无潜力,只是站在天才身边一被比较就显得灰暗无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想到了这些,叶修也理解了乔一帆这种边缘任务做出更换职业的抉择有多艰难。说严重些,这甚至可以说是赌上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次决断,而要做出这一决断的,还只不过是个少年罢了。
  这孩子眼下的选择是比较中庸两可的。一方面在俱乐部继续刺客的表现,另一边却要偷偷练习阵鬼来看看自己是不是真有实力。
“账号交给别人练一下,赶上我这边的等级后,可以过来一起在团队里找找感觉。”叶修说。
  “谢谢!!谢谢前辈!!”乔一帆。叶修让他自己去看录像研究他还有几分失落。但现在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有近距离向大神讨教的机会,顿时兴奋莫名。
  乔一帆当即听从叶修的建议,开始搜集各种录像资料学习研究,账号则是去外面找个代练。订了个最快度的升级单,就等着追上君莫笑的等级。
      职业选手当然不可能像叶修这样放肆的每天日夜颠倒,尤其是乔一帆这样的边缘人,更是丝毫错误都不敢犯,每天准时按照俱乐部规定的作息训练、休息。白天的训练时间,他不敢有丝毫分心,但是一到晚上的私人时间,他立刻开始研究鬼剑士这个职业。看攻略,看视频,甚至又买了两个鬼剑士的角色开始亲手试验。
  不过,他最期待的却还是一寸灰这个需要从头练起的角色,因为这个角色将有机会得到叶秋大神的亲自指点,一想到这个,乔一帆这几天就会莫名的兴奋起来。最近他睡眠很少,却丝毫不觉得疲倦,每天晚睡早起,依然神采奕奕。就连白天刺客的练习,也觉得自己好像更加出色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是吗,那我还是温习一下吧!”换作任何一个职业选手来,对区区流离之地这样的副本肯定是不屑一顾。但乔一帆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这正是他这些年当边缘人来养成的谨小慎微的习惯。
       

      “那我们要怎么做?”乔一帆问。
  “三次机会,只要你能融入我们的队伍,破这个记录就没有问题。”叶修说。
  “三次……”乔一帆没有信心。自信,这是他最最缺乏的东西。
  “放心吧!你的话没有问题的。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所以特意只留了三次机会等你。”叶修说。
  “等我?”乔一帆怔道。
  “没错,没有你的阵鬼,想打破这个极限记录还真有些麻烦。”叶修说。
  “可是,阵鬼我还不太熟。”乔一帆道。
  “三次机会,至少在这个副本里已经够你熟悉了,别忘了啊,你也是职业选手啊!”叶修说。
  你也是职业选手。
  很简单的一句话,本该如此的一句话。但是,却是乔一帆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一句话。他习惯了透明,习惯了永远不可能上场的候补席位,习惯了在高英杰得到队长亲自指点加练的时候只能羡慕的远远观望。
  他身在豪门的冠军队,这反倒成了他的压力,在其他队员以此为豪的时候,他却总在掂量着自己够不够这个身份。
  你也是职业选手。
  这种肯定,这种认可,对于乔一帆来说竟是那么的得来不易。而且出自叶秋这样的大神之口,更显得份量十足。

【实验老魏的攻略时】“四个。”乔一帆说道,他倒是肯下时间做功课。

“这边没有人。”乔一帆叫着。
  “出。”苏沐橙操纵角色跑来,两人的角色跳起,蹲身,从那残破的后窗钻了出去。别小看这样一个动作,换作普通玩家来,未必就能这么一次操作成功,多半会撞个头啊卡个脚什么的挂到窗上。
  屋后的确没有什么玩家,两人乘着此时视线被破屋挡住,加紧朝前一路操。轻跳跃过一道土墙,蹲身落地,帖着墙根一路蹲行。
  “这边。”乔一帆细心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发挥着他出色的大局观,在前方带着路。
  “怪少的地方,人自然就会少。”不过自信并不太足的他,却还是向苏沐橙解释着他如此判断的原因。
“沐姐,前面四间房,咱俩分头钻怎么样?”乔一帆说着。风梳烟沐是苏沐橙,他是相当怀疑,不过不敢确认,也不敢多问。他自认年龄应该比较小,听着这些人相互的称呼,都冠以哥、姐相称:包子哥、沐姐、柔姐,以及他最尊敬的前辈
【小乔的骄傲】
至于乔一帆更不用说,他跑新区,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大神级人物的亲自指点。30来级的小号跟了大神几天,就已经感觉受益菲浅。初时对新换职业的不适应居然短短几天就已经清除,现在对阵鬼越来越是得心应手。副本纪录?乔一帆当然也不会在意这鬼东西,他再小透明也是职业级别的,来新区是为了让自己更上一层楼。和普通玩家竞争刷几个副本纪录出来,这对他来说可不算是什么进步。
  

      他的身后,李轩正举起双手和观众们打着招呼,多说的几句里,也不乏对乔一帆的表扬。但是乔一帆很清楚,这些只是无关痛痒的客套,对方只是在表现他的风度而已,这些表扬,和他这个被表扬的对象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是一头猪趴在刚才自己坐过的比赛台上,此时的李轩也会很诚恳地说:“不错,打得很好。”
  乔一帆走向他的座位,他看到了他的队友们。这些本该是他最熟悉的人,他却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乔一帆咬了咬牙,终于是没有再走进去,而是沿着通道一路走了下去。
  “一帆!”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听出那是高英杰的声音,他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是走得更快了。
  场馆中的灯光本就是主要打在赛场上,对于观众席上是极其吝啬的。尤其今次用了全息投影技术,为了体现效果,这些多余的地方更是漆黑。高英杰追了出来,却是早已经寻不到乔一帆的去向了。
  走到通道的出口,乔一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赛场依旧是那么绚烂,自己是第一次登上这么漂亮的赛场,但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心酸,反倒逼起了他的倔强,他不信自己连个出口都找不到。挥拭着眼泪,乔一帆也不去辨认方向,只是一味地朝前走着。
  “你太冒失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幽暗的过道里响起。乔一帆停下脚步,怔了怔。随后却是摇了摇头。这是过道而已,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想着,乔一帆已经迈步走他自己的,却又听到那个声音说道:“说你呢,还走!”
  乔一帆一怔,这竟然是在和自己说话吗?停下脚步,回头,过道中一个影子被拉得斜长,一人站在那里,幽暗中也看不清是什么眉目。
  “你……是说我?”乔一帆还有些不确认。
  “是啊!”这人一边走了过来,一过继续说着:“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想借这个舞台给大家展示一下你使用阵鬼的才能,但是,你对手选得也太夸张了吧?居然选李轩?你怎么想的?”
  声音在过道中回荡着,这话一多起来,乔一帆突然觉得无论声音还是语气都有些熟悉,等得对方走到面前,看清眉目,却发现确实不认识。乔一帆还在迷茫,对方的话已经说完,乔一帆有些不知所措地答道:“我是想用阵鬼的,所以……”
  “如果你是为了讨教,向前辈致敬,你选李轩当然没错。但是你既然是想显示你使用阵鬼的才能,那你最不该选的人就是李轩了。”
  乔一帆微一怔。在比赛中的时候,他隐隐就已经感到自己好像有一个考虑十分不周全的地方,此时听到这话,突然间已经有所醒悟。
  “整个荣耀圈里都不会有人比李轩更熟悉阵鬼,你居然想在他的手下显露你的阵鬼技术,当然是会被克制得死死的。班门弄斧,你的水平哪能显露出来十分之一?”
  乔一帆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他以新秀挑战赛中每个新秀的固有思路去思考,选择了同职业的阵鬼高手李轩。但是他却忘了他参加新秀挑战赛的目的和别人截然不同。他想表现阵鬼,却选了个最熟悉阵鬼的对手,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道最大的障碍。
  “况且……”对方却继续说着,“阵鬼更多的意识和技术都是在团队中才最具价值,新秀挑战赛这样的单挑比赛里,团队意识和技术本就难体现,再加上你经验又浅,才练了不到一个月,还要去挑战李轩,我都无语了我……”
  “叶秋大神!!”说到这,乔一帆终于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了。知道他练阵鬼又知他身份的人本就没有多少。他开始浑浑噩噩的,只听得声音熟悉,一时间也真想不起来什么。此时听到这人知道得这么多,再听这声音,终于是叫出这人身份。
  “嗯,是我。”叶修点了点头,他基本不公开露面,所以能认得他的都是圈里到一定级别的选手,像乔一帆这种,正式比赛都没打过的,虽然投身职业圈,却也没见过叶修的真面目。
  “不用质疑自己的才能。”叶修说着,“但你也别以为现在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立刻招你入队。有潜质的人很多,但想被职业队看中,起码得有些实质。阵鬼的话,你还差得远。不过你还年轻,有得是时间继续磨练,继续等待机会。才一个月,就想挑战第一阵鬼?荣耀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一席话,说得乔一帆脸红不已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不行,但在得到大神的鼓励后,对自己忽然又有了信心。他觉得既然叶秋大神都能看出自己的潜能,也总会有别的人可以看出,他需要的只是这样一个机会,一个舞台。
  所以他参加了这次新秀挑战赛。
  选李轩为对手,这一点考虑极其不周,这个道理他现在已经明白,但是,他却不会更多地纠结于此。
  因为这个选择也并没有让他错过什么。即使是选择其他的对手,凭自己一个月不到的阵鬼练习,真得就能展现出足以打动职业战队的才能吗?
  叶修正是让他明白了这一点,让他明白了他的想法实在有些浮躁。
  乔一帆此时心思一转,也是很快认同了这个说法。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是像高英杰那样的天才,大神也从来没有给过他这样的评价。
  回忆最初,大神也只是告诉他,刺客发挥不了他的潜能,而阵鬼更加适合他,仅此而已。
  自己还需要继续磨练,磨练到真正会发光的那一天。
  乔一帆抹去了眼角的最后一滴泪痕,心中的绝望忽然已是一扫而空。因为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看清了自己,他终于彻底摆正了自己的身位。
  机会?舞台?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而他呢?此时根本就还没有准备好,就急着去想去抓住一些看起来不错的机会,结果自然只能是跌得头破血流。
  但从这一刻起,乔一帆决心不再去想这么多。他只要专心地磨练技术。赛季结束,还会不会有战队接纳?这个一直以来最大的困扰终于也被他想通。
  有没有队接纳,总是去担忧又有什么意义?先进自身的水平练好,才有可能拥有这些机会。即便这个赛季结束自己暂被抛弃,那也没有关系。自己还年轻,可以继续去练习,继续去等待,大不了,就当是从头再来,再当一回新人罢了。
  通道依然是幽暗的,但想明白一切的乔一帆心中却是突得一片光明。
  “谢谢前辈。”乔一帆满怀感激地对叶修说着。
  “加油吧!”叶修点了点头,转身已经准备离开。
  “那么前辈你呢?”乔一帆忽然大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要选择退役?”
  微草的人算是叶修退役后和他打过交道最多的职业圈的人。每星期进行的赌局切磋,个个都是输得灰头土脸。这当中固然有散人的职业优势在,但是大家好赖都是职业水准的,如此连一局都拿不下的概率也未免有些过分。除去职业优势,对手本身的技术水平显然也必须要重视。
  这样的技术水平,却要选择退役,微草这边早已经有一些议论。乔一帆此时自己彻底摆脱了心结,却是大声地问起了叶修。
  叶修回过头来,又是笑了笑:“我也在找机会啊!”
  乔一帆怔了怔:“你还会再回来吗?”
  “当然,虽然我老了点,但也还没就想着放弃呢!”叶修说着,已经转了身去,朝乔一帆摆了摆手后,渐渐消失在了昏暗的过道里。

乔一帆又是独自站了好一会
 

乔一帆的房间里.高英杰默默地看着他在收拾着东西。或许他应该上去帮手的.但他却又不想上去帮手。收拾得慢一点.乔一帆至少可以在多耽搁一会不是吗?
  高英杰是实在不愿意好友离去的.但是一切却都已经成了定局。
另寻出路?
  乔一帆苦笑:这赛季他没有在正式比赛中出场过哪怕是一秒,他这类选手,通常是被称为”最靠近饮水机的一员。是的,他在战队中存在的价值.或许就只是给其他选手端茶洌水而已。
什么打算?”高英杰担忧的也正是乔一帆对未来的选择:他知道好友的现状。而以他目前在微草的地位.如果强势一些.或许可以蛮横无礼地要求把乔一帆留下.但高英杰终究不是会做出这和事的人,他只能尊重俱乐部的决走.一边却又对好友的未来的感到担忧,除此以外,他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我啊?”乔一帆笑了笑.看起来他倒是不如何焦虑
”先找个网吧去看看。”乔一帆说。
“你刚才说你要去哪?”高英杰对乔一帆所说的答案依然存有疑虑。
  “是去一个地方,继续训练,提高自己。”乔一帆笑着说,“放心,我会回来的。”
  “哦……”
  “只不过,到时我们恐怕不会是队友了,真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和你并肩比赛。”乔一帆说。
  “没关系,我们总还是朋友嘛!”高英杰说。
  “说得对。”乔一帆笑。
  “我送你?”
       “好。”

肖时钦一怔,乔一帆可是现在连他们嘉世老板都有些揪心的人,现在过来了,这是要......做什么呢?
  肖时钦目光转也不转,盯着乔一帆一步一步过来,走到饮水机旁,拿杯倒下一杯水,随后返身,搁到了肖时钦身前的茶几上,开口道:“前辈,喝水......”随后就回到座位上了。

“啧啧。”叶修转头对其他几人说:“看,这就是典型的蓝雨战队风格。”苏沐橙在一旁笑着,唐柔和包子有点茫然,陈果在皱着眉头琢磨,乔一帆是微一怔后,很快就反应过来
 

乔一帆起来,给小明倒了个水放在桌上。

而乔一帆呢?算是当过职业选手了,只可惜他这种小透明还没来及有粉丝呢!他这种阶段,属于真要有个粉丝就会高兴激动夜不能寐的。会因此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粉丝对他而言,更多的就是一种认同,他望被人注意,被人重视。至于如此回报粉丝的支持,他还没到那程度呢!
  在这个圈中,他听过很多励志的故事,比如某某职业选手,在如何如何失败,如何如何挫折后,特别消沉,结果这个时候因为粉丝的支持鼓励,重新站起来;再或者某某职业选手,像他一样小透明,当这时候就是因为那么极个别的粉丝支持,他才能一路走下来。
  如此故事好像在不少人身上都发生过。然而乔一帆却没有。他只知道他在最艰难的时候,让他有继续下去的信心和动力的,不是什么粉丝,是一个职业选手。人和他说的,也不是什么感人的支持和鼓励,而是特别专业的点拔。
  粉丝的支持和鼓励会让自己产生怎样的毅力?乔一帆没经历过,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大神给予他的点拔,虽然只是不多的几句话,却可能让他的职业生涯少走了不严弯路。如果没有大神当时的点拔自己继续拿着微草的那个刺客透明下去,现在的自己会在哪里呢?乔一帆一时间倒是想到这去了,粉丝和选手什么的?他却没怎么去思考。
魏琛称赞,又转向乔一帆:“你呢?”
  “我想我应付得了。
  ”乔一帆没说太多,就是这样表了个态。他虽然是小透明,但冠军队的出身见识过的场面却也大不一样,也算有过点历练了。

【一帆也能变成小心脏】
可是乔一帆的这诸多安插,却已经奠定了足够巨大的优势。和鬼剑士单挑,真没有哪个职业级另外人会让自己身上同一时间套上这么多的鬼阵异状态。乔一帆巧妙的利用这张地图的特点,引诱敌手坠入圈套,胜负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了。
  射击此处接下来的挣扎只是尽尽人事罢了。个人赛第二场,被乔一帆干脆利落地拿下了。
先满脸震惊的望着乔一帆。乔一帆被他这么一望顿时也紧张了。他在微草队小透明一个,接受采访怎么也轮不到他啊!接受这样的专访,对他而言也是头一遭呢!一看这常先震惊地望着自己,乔一帆也有点震惊“我我”了两声后突然冒出一句“我去倒水”居然就跑开了。
同样是朝地图中部的接近,乔一帆就不像唐柔那样简单直接了。一寸灰一路就已经注意利用地图上可能的掩护,

       这突如其来的一波反击,让乔一帆也是心神一乱
  说到底,乔一帆这种水平较高的比赛经验他还是比较欠缺的。哪怕是队内训练,可以和微草这种冠军队级别的选手切磋。但是那只是训练而已,比赛和训练,终究不可能是一回事。
  被对手抓住机会的乔一帆有点忙乱,相反无极的术士选手又是越打越顺。原本已被一寸灰贴近身的利奥波特,居然在不断地攻击中开始渐行渐远。只是这一次,无极术士选手再没去追求过分安全的距离。在差不多拉出些间距后,他就已经停下。距离较近的话,像一些远距离攻击的技能当然也就更难闪避。无极术士选手此时已经决定了要积极地抢攻,完全抛弃了无极战队战术板上所强调的,面对一寸灰时该有的谨慎。
  比赛场上,战术纪律固然重要,但有些时候也需要选手自由发挥来打开局面。此时的无极术士选手正在这样做,他凭借自己关键时刻的决断,完全扭转了比赛的局面。
  反观乔一帆,在这样被翻转形势的情况下,却迟迟不能将状态调整回来。越是想做到,反倒越是做不好。
  观众频道里的热闹此时就不必说了。先前利奥波特被一寸灰压着打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攥了拳头不出声,现在形势完全扭转,那攥紧的拳头终于可以挥舞起来了。
  利奥波特得到了一片又一片的叫好声。这些是场上选手都看不到的,反倒是观众们,可以看到利奥波特打得越来越顺,而一寸灰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跟不上节奏。
  观众原本的心态倒是和无极这术士选手有几分相似。这一场,不求他能赢,但至少也要留下一个大大的优势给后面的人,但是现在一看,完全有可能一鼓作气干脆就把一寸灰给干掉啊!
  乔一帆更是也想到了这一点。如果他也输掉,那么对手以一敌二,接下来就将是三对一的局面,这局面,倒又成了上一回合的翻版。而上一回合,最终笑到最后的,就是三对一遥遥领先着的兴欣。
  不能让这样的局面出现啊!
  乔一帆心下着急,但在调整比赛心态上他实在不够老道。他的表现越发的不在状态。顿时又是一个破绽被利奥波特抓住,瞬时又是一套连击的小高潮。更糟糕的是,这一次的破绽更被术士的控制技能给束缚住。想摆脱这样的控制,显然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而这样的代价,一寸灰现在已经无力承受了。
  输……输了……
  一寸灰最终倒下了。
  在极度顺利的情况,被对手抓住机会打了一波反击高潮,顿时就让乔一帆乱了手脚,就再也没能抢回节奏。
  兴欣战队两个角色出局,无极战队方面呢?术士利奥波特目前还有三分之一的血量。优势比起上回合唐柔创造的局面还要夸张。
  “对……对不起……”兴欣战队这边,乔一帆神情局促的站起了身,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已经不敢望向任何人。
  他是微草战队的小透明,饮水机选手,除了好友高英杰,在其他人眼里大概就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存在。而兴欣这边,虽然远不是可以和微草可比的战队,但至少他感受到了重视。
  这种感觉让乔一帆做梦都会笑醒,他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辜负大家对他的重视。但是很遗憾,在这么关键的比赛里,他失手了。在唐柔被对手打出一波完胜后,本该比唐柔多些经验的他,却也没能咬住局面。尤其是在占据大优势的情况下,被对手直接一波反击就完全扭转,最终直接带走。别说队友们了,此时此刻,乔一帆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不需要道歉。”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那个声音。在全明星周末的时候,他曾经意志消沉到已经打算放弃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帮助他重新树立的信心。
  “输赢很平常,每输一下就要道歉,那也太麻烦了。”叶修说。
  输赢确实很平常,可是在关键的时候输掉比赛,这不是有负于大家的期待吗?
  “我打得太烂了……”乔一帆说。
  “所以下次打好一点。”叶修回道,很平静,完全不以为意,经常气得陈果跳脚的口气。但在这时,却让乔一帆心里的压力一下减轻了不少。

“一寸灰的责任这次很重,强化一定要恰到好处,尽可能获得最大收益,不要有浪费。”叶修点名指示。
“明白。”乔一帆应声。

“和微草战队拼个二十个团出来。”叶修说。
  咣!
  也不知是什么动静,反正有人不淡定了。大家顺着声音来源看去,看到的是一向认真谨慎从来不会有出格举动的乔一帆。
  离开微草已经快半年了,而乔一帆在微草的日子,一共也不过是一年。
这一年想要轻易的忘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最初被微草战队选中时的兴奋,刚入队时对队中诸位前辈仰慕,和高英杰的友谊,一直没什么表现机会的处境,还有因此产生的对自己的怀疑和否定……乔一帆在微草是透明不假,或许别人完全想不起他这一年在微草做过什么,但是对他自己来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微草,准确的说,是微草放弃了他。但对微草战队乔一帆也没有什么怨念,微草战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出色,这是事实。只不过,努力提前自己,有一天和微草的人一起站在比赛席上,让他们刮目相看一下,这点心气乔一帆终归还是有的。对于这样的情景,他时不时也会有点小幻想
  不过他可从来没有幻想过,和微草的第一次碰面,居然会是在网游中的副本团队中。跟着眼前这位大神混,实在需要始终做好准备迎接一些出人意表的事啊!
荣耀第一骑士当即拿着盾牌冲了上去,其他人也都根据各自的职业特点准备技能。高英杰的木恩骑着扫把,很精准地飞到了乔一帆的一寸灰旁边。
  “一帆?”高英杰招呼打得有些不敢确定,虽然他们这边早都听到消息。
  “嗯……”乔一帆对高英杰也有点歉意,因为自己一声不响地离开,从来没有和这最好的朋友说过自己的打算。
  “哎呦这位小弟很有礼貌呀,主动过来打招呼?”包子入侵路过,立刻停下点评了两句。
  “啊?”高英杰茫然中。
  “不错不错,我看好你。大胆地上吧!有我掩护你。”包子说。
  “哦……”高英杰晕头晕脑地应了一声,立刻操纵着木恩冲上去打怪了,丝毫不敢怠慢。这天才一爆发,连包子看得都有点眼发直了。
 “好像比我还厉害啊?”包子和一边的乔一帆说着。
  “呵呵……”乔一帆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还是颇为好友感到自豪。

评论
热度 ( 3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