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老魏

背摔的指令已经操作下去了,君莫笑双手一抬朝这术士撕去。与此同时,叶修看到了这术士掩在斗篷下的面孔,一张很是沧桑的男人脸,长着乱七八糟的络腮胡,一看就不是系统脸,而是真实照片的扫描生成。
“老魏?”叶修诧异地叫出了声。
“妈的,你怎么这么难缠啊!赶紧躺平让老子赚五百块。”这被叶修换作老魏的术士跟着就搭腔了,说话的嗓门极大,一边的陈果愣是从叶修的耳机中清晰地听到了这家伙说话的声音。
  这一边说着,手上操作显然也没搁下,这术士一个后跳,竟然把叶修这计划中的一个背摔给避开了。
  “现在还哪来的五百块,你没看最新的声明吗?”叶修也是一边说,一边操作不停。君莫笑手中千机伞一抖,变成战矛就朝这术士捅了去。
  “嗯?声明?什么声明?”这人问着。
  “悬赏已经取消了。”叶修说着。
  “靠,有这种事?那老子这么多天不是白忙活了,操练配合,研究你小子的作息规律!”这人吼叫着。
  “没办法,谁让你不早个两天动手,刚刚取消的。”叶修说着。
  “不会是你小子在蒙我吧,哪里的声明,你发链接给我看看。”这术士叫道。
  “你等着。”叶修说着。
  陈果在一边已经石化了,难道今天这一出竟然只是因为这样一个糊涂的误会?这什么人呐这?
  陈果正准备发问,忽然发现,叶修答应要给人去发链接,但是却根本没有去搜索网页。但是操作却也停了下来,君莫笑呆呆地立在了原地。
“你……”
“太卑鄙了!!”陈果凑上来就冲着叶修耳麦大喊。
  “哪来的婆娘在乱叫!”那术士很没客气地还嘴。
  “埋伏上线点,还有没有点下限了?”陈果叫道。
  “哈哈哈哈,记住老子的名字,你也可以啊!”术士叫道。
  “呸,我才没那么无耻呢,有本事来单挑啊!”陈果喊。
  “呵呵,是不是美女啊,是美女的话可以陪你玩玩,不然的话才没那闲功夫。”术士说道。
  “废话什么劲,单挑敢不敢啊?”陈果叫道。
  “呵呵,有点意思,你去开个房间等我吧!”这术士说着。
被“开个房间”的说法猥琐了一下的陈果气得跳脚
“怎么跟个土匪似的……”陈果还是忍不住要说。
  “咳,社会人士,匪气重了点。当年我们刚入荣耀的时候,他年纪就挺大了,打了两年就退了。”叶修说。
  “很厉害吗?”陈果说。
  “喻文州和黄少天你总该都知道的吧?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两个人的风格,差不多都是从他身上继承到的。”叶修说。
“三队回来,不会去那你们那边了,你们去3958,2564区域。一队断他退路,二队绕左和四队汇合,移动快的出来四个,看能不能绕前。”魏琛真正的指令,其实全是在团队频道里下得。 
“靠,你居然真的叫帮手!”带着19个帮手的魏琛理直气壮地吼着,让陈果对这些大神级别的人物真是越来越佩服了。
“不!”魏琛的口气听起来远比乔一帆要坚定许多,“过去的你还没有准备,但是现在的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你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慷慨陈述这番说辞的魏琛甚至忘了操作的,手下术士在这一串话时傻站着让一寸灰连砍了两刀。
  如此诚恳,让厚道的乔一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结果就听得魏琛又是一声大喝:“属于你的时代已经来了!整装上阵吧!周烨柏!!”
  乔一帆一听顿时一呆:“我不是周烨柏。”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周烨柏是谁?”
  “哈哈哈哈!”另边叶修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牛啊你,为了加强说服力,放弃操作硬挨上两刀也要去搜一搜人名。玩砸了吧你?你弄错人了老兄!”
  “不会吧?那你是谁?”魏琛问。
  “我叫乔一帆。”
  “乔一帆?”魏琛嘀咕着,似乎又是飞快地翻去了扫了一眼他刚刚搜索的微草的成员名单:“乔一帆不是玩刺客的吗?”
“靠,这瓜婆娘怎么也来了!”魏琛听出了这女人的声音,话那是相当的不客气。
迎风布阵的走位一点都不潇洒,甚至可以说有点难看,但是磕磕绊绊地,躲避效果居然不错,扫来的子弹被他闪了个干净。
“……”陈果有些无语,但隐隐却又有些感觉到了。【烦烦】因为这家伙和叶修又骂又杀的,但其实看不出有太多的火气。好像和一对好友在竞技场里切磋似的。两人的互相嘲讽,应该就是互相在吐垃圾话罢了。
  不过这两个互喷的垃圾话陈果必须承认有些是很中肯的。这个魏琛真得是超级没下限,至于叶修,有恐怕也有限。反正陈果不敢给他打包票,叶修一次又一次让她吐血的突破她已经受够了。
“价钱你妹,这是老子的心血,无价之宝。”魏琛说。
  “你这件心血,和你当初那件可有些不一样啊!”
  “属性强化、法术爆击、施法速度、施法距离……”叶修看着死亡之手上的一个个的附加属性继续敲着字,“全都是对个人属性的强化啊!这和索克萨尔的那把‘灭神的诅咒’风格可是很不一样。”
  “我武器什么样的风格关你屁事。”魏琛骂。
  “很寂寞吧老魏?”叶修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
  “你当初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蓝雨当时曾挽留你留下做指导。”叶修说。
  “老子对那没兴趣。”魏琛说。
  “你还是更喜欢站在比赛场上吧!”叶修回道。
  魏琛这边,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双手停在键盘,却不知该敲个什么字上去。
  “在网游里,能找到那样的感觉吗?”叶修问。
  “这还用我来告诉你?”魏琛淡淡地回了一句。
  “有没有想过复出?”叶修问。
  “复出?我?你别玩我了大神!”魏琛苦笑。
  “难道你甘心?”叶修说。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魏琛问。
  “再来一次啊!”叶修说。
  “再来一次?就像现在这样,70级,拿60级高端银武,带着19个朝夕都在身边的兄弟,却收拾不了你们两个50多级的,就这样再来?再来做什么?”魏琛的文字当中已经夹杂了几分痛苦,这种时间带来的无奈,已经早早地在他身上留下了伤口。
  叶修问他甘心吗?
  他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
  他当然不甘心!
  他当初也是带着希望,带着理想进入职业圈的。可是他的职业生涯却只有短短的两年。
  两年,联盟从生涩迅速走向完善成熟的两年,他却忙着从巅峰状态不住地衰落。他拼命地想拖延,他拼命地想在这新兴的职业联盟里多停留片刻,但是没有用。他是那样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退步,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他飞快地就达到了力不从心的境界。
  如果自己能晚生几年那该多好!
  那时的魏琛不只一次地幻想着这种如果。
  可是很遗憾,现实是没有如果的。他只能羡慕嫉妒地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曾经试图想把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期望寄托在这些年轻人身上,这样自己或许离开得不会太寂寞。但是他失败了,他发现自己是那样地想站在比赛场上,他所需要的存在感,是不可能靠任何寄托来解决的。
  然而当蓝雨俱乐部婉转地提出希望他下赛季转作战队的技术指导时,他立刻知道,一切都到了尽头了。
  他谢绝了这一邀请,同时也推掉了来自其他俱乐部的一些请求。虽然这当中不乏一些是希望他去担任选手的。
  他有理想,他有希望,他可不想像个赖皮狗一样趴在沙滩上,被前浪后浪来回地拍打。于是那个赛季,职业联盟的第二个赛季,他果断地宣布了退役,无视任何挽留,干净利落地离开了职业圈。
  一度,他想连荣耀也一并放弃算了。但是终究还是割舍不来,于是才有了现在的这个迎风布阵,他甚至又靠一己之力研究出来了一把银武,他多次梦到自己穿越,拿着迎风布阵和他的银武死亡之手,回到了联盟开始的那个年代。他也像那些年轻人一样,精力无穷,可以打两年、三年、五年、八年、永远……
  魏琛想着想着,突然就忧伤起来。直至他突然发现身边的弟兄们都像望着一个***一样看着他。连忙端正了一下神色,又是一脸的流氓匪气。再看屏幕,叶修早给了他回复:“只要你愿意,没什么不可能。”
  “操,你他妈现在还是意识流?”魏琛的忧伤已经迅速被窝起来了,他是老魏,不知何为下限的老魏,不排斥任何手段的老魏。他的手速不在了,他的技术不在了,但是他可不想连性格都没有掉。在这一点上,他始终是他,他始终是那个八年前,在荣耀网游里叱咤风云,职业联盟刚刚成立,就有人邀请组建战队,并成为队长级大神的人物:蓝雨队的队长,最没有下限的老魏。虽然他其实并不喜欢这个称谓……
“我现在忽然在考虑的是,按规则你这个王八蛋至少得歇一年,也就是说下个赛季你是肯定赶不上,要赶下下个赛季。到时老子以32岁的高龄重返职业联盟?给大家当爷爷去吗?”魏琛说。
  “32?你那么年轻?你不是40多了吗?”叶修纳闷道。
  “你大爷!”
  “我们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磨合准备一下。你也不想只是回去灰溜溜地转个圈就出来吧?话说你当年得过冠军没有?”叶修说。
  魏琛一头黑线。职业联盟头三年的冠军都是这货的嘉世夺走了,这谁不知道?这家伙自己现在在那装无知,职业圈最没下限的人是谁来着?
  “你的意思,你复出的目标是夺冠?”魏琛问。
  “除此还有什么目标是更有意思的?”叶修反问。
  “好,这个目标不错。哈哈哈哈,联盟的少年们,颤抖吧,本大爷要回来啦!”魏琛大笑表情送上。
  “你决定了?不再多考虑一下了?”叶修问。
  “啰嗦个屁!”魏琛说。
  “那咱们就要面对一个现实而关键的问题了。”叶修说。
  “什么?”
  “以你的没下限,你怎么让我相信你不是为了骗回银武在这和我虚与委蛇?”叶修说。
“哎哟……这还真是个难题。”魏琛自己都承认。
不大会两人的意见发生了分歧,垃圾话的攻击顿时互相开始。
  “垃圾!”
  “狗屁!”
  “一窍不通!”
“你脑子里是屎啊?”
结果就在这时,蒋游听到一个中气很足的声音,正从北桥的另一端传递过来。
  “站住站住,这一点要站住!掩护牧师,把牧师送上去!”
  “上去个枪手,飞炮上去!这也不上去,还说是高手??”
  “那个点不要人守,盗贼放几个陷阱就行了!”
  “我擦不要直冲啊,从那边绕,卑鄙一点,猥琐一点行不行,哥哥你是刺客,你装毛的骑士横冲直撞啊!!”
  “那边啊!那边就是那边啊!他妈的敌人都明白了你还不明白?报坐标?报坐标对方也听到了,我看还是对方反应更快。你这蠢货,掉水是活该啊,啧啧啧!”
  什么人!
中气十足的指挥,彰显着无比的自信。
所有人都当这术士肯定会有一个悲壮的结束时,这货居然在所有攻击抢到之前,义无反顾地直接自己跳下水了。
  是的,他跑了!
  在还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任何伤害的时候就主动跳水,这绝对只是一种逃跑的行为。
  在网游这种命贱如纸的世界,在抢boss这种热血沸腾的时刻,一个貌似指挥者一样的角色,不顾一切的选择居然是水遁逃跑。这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了。这没气质不要脸猥琐不堪连个菜鸟都不如的举动,把大家深深地震撼住了。
  众人耳中不由地回荡起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指挥中经常会用到的一句话:“猥琐一点行不行??”
  行!你真的行,你太行了!
  如此时间,居然有不少玩家头顶上跳出一个“鄙视”的表情。有各大公会的玩家,也有轮回的玩家,在这一刻,大家携手与共,共同鄙视过分猥琐的行为。
“还真有小号!”魏琛大惊。
  “走走走,先把你安顿了再说。”叶修说着。
  “去哪边?”魏琛问。
  “住的地方。”叶修说着,几人帮魏琛拿了行李,出了网吧没走多远就到了上林苑小区。
  一进那宽敞的排房,魏琛倒是没像包子进来时那样不住的“啊呀”。他流露出的满面沧桑倒是和叶修听闻要住这么一个地方后出现的神情很有几分相似。很显然,作为职业圈最早期的过来人,他和叶修一样经历过早期战队最艰苦的时刻,此时看到新一代的条件,虽然不比不职业俱乐部,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还是足够狠狠地忆苦思甜一番了。尤其对于魏琛而言,事实上他就创业开荒了,根本没来及享受到职业联盟发展起来,俱乐部经营蒸蒸日上的好时期。就陈果提供的这条件,对于他来说感触要更深一些。
  “楼上有六间卧室,如果人员齐整起来的话,可能需要两人一间,委屈大家了。”陈果说着。
  “对某大神来说这可能是委屈了点,但咱不在乎,咱是苦出身,这条件绝对不委屈。”魏琛很是坚决地说着。
  “谢谢。”陈果笑了笑,对魏琛的印象又好了些。
  魏琛随便走了两圈,显然也并没有对居住环境这些问题太上心,转回来后立刻又找大家谈论起了嘉世今天爆出的新闻。
  “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叶修无奈。
  “嘉世不就在那边,你就不能走回去打听打听?”魏琛非常不满。
  “你觉得可能吗?”叶修说。
  “就算你和嘉世闹翻了不太方便,但整个嘉世俱乐部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你就一个能说上话打听点消息的朋友都没有?和你最佳搭档的那个大美女呢?也翻脸了?”魏琛说着。
  魏琛说的当然是苏沐橙,但苏沐橙进入联盟时魏琛已经退役,所以他对苏沐橙的认识也就是普通观众层面。这普通观众的话,也就是知道叶秋和苏沐橙是连续多年的最佳搭档,但明白人都知道这只是指场上配合,至于两人私交如何,大家也只能听听八卦做做猜测,谁也不可能言之凿凿的。
  结果魏琛这么一说,陈果倒是反应过来了。她当然知道苏沐橙和叶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于是也望向了叶修。
  “这个,不大方便吧?”叶修说。
  “怎么?”魏琛问。
  “毕竟她还是属于嘉世的职业选手。”叶修说。
  “哎呦?”魏琛像是意外了一下,“不愧是最佳搭档啊!看来你们俩关系确实很好啊,居然可以让你这没下限的家伙去关心。你这是不想她夹在两边难做吧?”
“既然这样……”魏琛想了想后,精神一振,有了主意:“不如你的qq号借我用一下,我去问,事后你可以假装被盗号,怎么样?”
  “……”叶修直接没答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魏琛。
  “嗯?不好吗?好可惜啊,这么有力的资源不去充分利用,太可惜了。为了目标,我们要冷酷,要不择手段啊,你居然儿女情长,我鄙视你,我必须要鄙视你,我的房间是哪个?”
“……老兄你还是说说包子的水平怎么样吧!”叶修说。
  “呃……还不错,四个月的新人来说,算不错了。”魏琛说着。
  “你心虚了。”叶修说。
  “靠,我心虚什么?”魏琛叫道。
  “差点输吧?”叶修说。
  “切,他想赢我还差得远呢!”魏琛嘴上这样说着,但qq这边却是给叶修弹来了一条消息:“tmd,差点马失前蹄。”
  “哈哈哈,叫你死撑。”叶修回道。
  “死撑不至于,我还是应付得过来。只不过这小子总搞些有的没的操作出来。虽然大多数都是乱七八糟不靠谱的,但有时真能惊出人一身汗来。”魏琛说。
  “够意外吧!”叶修说道。
  “确实,这小子等基础理论都理解透了,真不知会打成什么样。我看教他只需要帮他巩固这方面的知识,再搞点提升操作的训练方式就行了。经验方面的东西教他太多反而不好。”魏琛说。
“这还用你说?”叶修说。
“难道你们职业俱乐部里的训练室都是可以吸烟的吗?”陈果义正言辞地说。
  “一般人不让。”魏琛说,“但我是队长。”说完魏琛深吸一口,顺手还又掏了一根出来丢给了叶修。
  叶修接过,娴熟点上,也是深吸一口后,吐了个圈说:“嗯,我也是队长。”
听着那些菜鸟啥也不懂在那胡说八道就生气。”魏琛感慨连连。
叶修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但是过了一会,突然就听到魏琛很懊恼地一拍脑袋叹息了一声:“唉,我怎么早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叶修一边疑惑。
  “这种弄材料的方式啊!开个马甲,混上位,带团,然后卷了东西直接就跑。”魏琛说。
  “这说明你还有点人性。”叶修感慨。
  “但今时今日你却想到了。”魏琛斜视。
  “智商上的差距?”叶修问。
  “下限上的差距才是。”魏琛说。
“都是为了工作。”叶修表示。
“女人啊!懦弱的善良,却又蛮不讲理的护短,天性天性。”魏琛大发感慨。
那帐号号轮回经理刚才可是看得清楚,那是二版卡,也就是荣耀开第二区的时候发行的帐号卡
所说的这种情况,他更有过亲眼目睹。就是在那个最早期的年代,由于想法的各种不成熟,有不少很有潜力的战队仅凭热血抱团,没有规范的运营和管理,最终都免不了分崩离析的下场。
  说实话魏琛还真喜欢这种热血抱团的方式,对于他们蓝雨当时那种规范的运营管理当时很有些抵触。然而事实就是这样的打脸。可以共患难而不能共富贵,这种事虽然让人很鄙视,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着,想找个出特例都难。
  把这种问题就这么赤裸裸地拿出来说,魏琛听在耳中都觉得有些尴尬,然而他心里却很清楚,叶修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轮回这边的,指挥的人是谁?
  张新杰不想把轮回的战术往巧合上去想,他更愿意把此当作是对手有意为之,思考对策稳健应对。
  但对手是有意的话,那这功力可就有点深了。这种引导人出现错误,再去捕捉机会的风格
  张新杰突得心下一寒。
  引导错误,捕捉机会,这是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最擅长的风格啊!也正是他的这种战术风格,成就了荣耀最强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
走到这最后一步,魏琛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
  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件银武呢?拿在网游中,对他真的能有什么帮助呢?事实上以他的技术水平,没这件银武一样可以耀武扬威。
  而这件银武做出来,他会卖吗?好像也不会。
  想来想去,这死亡之手对于自己好像根本就是没意义的,却依然耗费了他这么多年的精神。
  这就是爱?
  呸!
  魏琛恶心这种矫情的说法。
  但再恶心,他却不得不承认,就算不是爱,这当中也包存了许多的不甘,他把自己的不甘完全地寄托在了这件银武中。这和研究技能书不同,那个,他是真从经济角度过虑过。而这件死亡之手,魏琛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让他价值化。这大概只是他对自己职业生涯的缅怀和纪念。
  而现在,他终于要做成了。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就要拿着这件银武重返职业联赛了。这一刻,魏琛的心情真的可以从此起彼伏来形容。
  围绕看这银武,他想到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坚持,也想到曾经两年里的奋斗不息,想到当时战队的两个毛孩,现在却已经是蓝雨战队的风云人物。
  这是,这都是过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回来了!!。
“切,覆盖率?那是什么?要的是效率,每一次死亡之门的释放都把握好机会,这一等阶的提升可以带来多大的收益你知道吗?”魏琛说。
  “实战中术必会留给你这种机会。”叶修说。
  “机会是要靠自己来创造的。
  ”魏琛说。
  “啧啧。”叶修转头对其他几人说:“看,这就是典型的蓝雨战队风格。”
“没有错。”魏琛此时突然又转腔帮着叶修说话了,也是特别严肃的口气:“为了胜利,用你认为最正确的方法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去考虑这些。”
  “话是这么说,但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连人性都舍弃的一些超级没下限的手段,我们还是应该慎重使用,毕竟我们是人类。”叶修说。
  “是的,慎重使用,只有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可以舍弃人性,比如说,为了三个总冠军。”魏琛说。
“明天的这个时候,每天交一篇八百字的短文,好好阐述一下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职业选手。”叶修最后一本正经地说着。
  所有人狐疑地望着他,不知道这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又在胡扯呢!
  结果一边魏琛已经又吵上了:“看,抛弃人性没有下限的手段使出来了!”
  “对于某些字还没认全的文盲这个事确实有些难过头了,你以为也没下限也正常。”叶修从容反应。
  “靠,老夫要是能在屏幕上敲出八百个不同的字,你把显示器吃了吗?”魏琛叫道。
  “你敲吧,一会看字数统计。”叶修说。
“切,你以为老夫会上你这个当吗?”魏琛说。

魏琛不是叶修,没有他那样的避讳,是直接点名指挥的。
  莫凡既然已经发现他输出打不高的原因就是没有融入这种团队的战斗方式,于是对这样却战斗也并不如何抗拒。魏琛的指挥,更是有好多地方让他豁然开朗:啊,原来应该这样……
  不过明白归明白,对于还是初学初练的莫凡来说,依然是错误失误不断。而魏琛的指挥风格可就粗暴许多了,白痴、蠢货、**之类的用词是张口就来。队伍里谁是拿这些称谓最多的人?那当然是莫凡了。

【网游风】结果魏琛却已经是骂他骂得惯了,虽不是 结果魏琛却已经是骂他骂得惯了,虽不是指挥,一看到莫凡有什么不妥,照样白痴、二货、蠢材、傻逼之类的狂喷。 ,一看到莫凡有什么不妥,照样白痴、二货、蠢材、傻逼之类的狂喷。

魏琛这正吹呢:“想当年,我一个六星光牢,将黄少天那小子完全困住。在网游里风光无限的boss猎手?笑话,遇上我……”
  说话间,就见黄少天的剑客身形一侧,在六星光牢完全凝结前的一瞬间,从两道光柱之间侧身闪了出来。
  “遇上你怎样?”包子问道,还真有听魏琛吹嘘的。
  “唉,今非昔比啊……”看到黄少天在如此状况下还能脱身,魏琛一脸唏嘘。如今的黄少天,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可以随便被他拿捏的少年了,作为联盟当打之年的顶尖大神,拿捏他还差不多。
  结果斩开了昧光的召唤兽,避过了六星光牢的黄少天,不去理会就在身边的包子入侵,真的就朝魏琛的迎风布阵冲来要拿捏他了。
  “我去,掩护!”魏琛真是一点也不矜持,遇到强劲对手转头就跑的操作特别流畅特别潇洒。
  “哪跑!”结果之前被乔一帆的一寸灰砍飞的卢瀚文又杀回来了,配合黄少天的攻势,将魏琛的迎风布阵给拦了下来。
这是蓝雨战队队史上最年长者和最年纪者的对决。
“支援!支援!”
  结果他们看到的就是魏琛一边大喊,一边让迎风布阵继续逃窜的面画。面对年纪乘2都不如他大的卢瀚文,魏琛依然毫无矜持地潇洒。
支援很快就到。

接着比赛开打,七步一杀选手已经有了直接跪的念头。比赛毫无悬念地分出了胜负,魏琛先夺一分,而后从比赛台上下来,非常臭屁地朝现场招手,引来嘘声一片。来现场的,看嘉世的居多,兴欣现在在嘉世粉心目中就是恶魔。
  “怎么样?我那八件银装一亮出来,对手直接吓尿了吧?”回到选手准备席上,魏琛还在吹嘘着。
“了不起。”叶修敷衍了一下

“第三战这么关键,看来只有老夫能够胜任了。”结果这时候,魏琛却是毫无下限地毛遂自荐了。
叶修笑了笑,随即也就默认了这一安排。

随后第三场,兴欣战队魏琛出场,唏嘘的胡渣脸上也整出了点傲然的神色,瞥着玄奇战队选手席,一摆手道:“老夫出场,还有必要打吗?你们直接弃权吧?”
  张益玮哪会理这个,朝队中第三场要出战的选手一点头,那位刷一下站起身,昂首朝比赛场上走去。
  “其实真没必要打啊!你们需要的是2分,这1分对你们能有什么帮助?我看随便打打就得了,省时省力。”魏琛接着叫道。
  于是就见现场裁判果断从比赛场上跑了下来,对着魏琛甩了张黄牌。
  “言论不当,警告一次。再有违背竞技精神的行为,组委会会认真考虑你的参赛资格。”裁判一脸严肃地说着。
  “我去,开开玩笑也不行啊?”魏琛辩解着,但裁判哪理这个,转身就回到比赛场上去了。
  “现在的要求真是严格哈?”魏琛朝兴欣的队友们悻悻地说了一句后,也迈步朝着比赛场上走去。

【垃圾话浑然天成】魏琛从比赛席走出来,正看到玄奇的选手在离场,一脸纳闷地也走下场来,望着玄奇的众人道:“这时候才知道弃权,早干嘛去了?”
早不知道你居然这样不要脸啊!

而后大家就一起听到魏琛回到兴欣的选手席中,说的第一句话是:“怎么样,打得不错吧?”
  咳咳咳咳……
  魏琛的问题,顿时让兴欣这边咳嗽声响成一片,所有人都用这种方法顾左右而言他,拒绝回答这一问题。但要说厉害还是得说大神,叶修神情不变,很是镇定地回了一句:“字打得不错。”
  “哈哈哈,我说得就是这个。”魏琛大笑,咳嗽声再度响成一片。

“好了,现在给你三分钟找到我在哪,找不到你就自动弃权吧!”比赛刚一开始,啥操作没有呢,公共频道里魏琛已经一句话敲出去了。

【解说】他猛然发现,迎风布阵这么一绕以后,距离、角度、地形,都形成了对术士来说很有利的局面。
  解说连忙将这一点发现说了出来,末了也是难免感慨一番:“看来兴欣战队的这位老选手,前蓝雨战队队长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无聊,此时我想到的只有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喻文州的继承 距离和节奏】 于是就在这一片倒彩声中,迎风布阵走到了绝佳的攻击位置,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占,一出手便把诛仙的魔剑士逼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术士这职业本就强于控制,论攻击距离,本在魔剑士之上,再加上迎风布阵的银武死亡之手法术距离+4的属性,此时的魔剑士仿佛一个吊线木偶一般被魏琛玩弄着。
  现场本来还在狂嘘,希望诛仙的魔剑士狠狠地给魏琛点教训,结果看着看着发现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诛仙的魔剑士居然被那个猥琐无耻的家伙打得找不着北了。
  嘘声停止了,可情绪复杂的观众,一时间也无法把掌声送给这个家伙,虽然这术士在距离和节奏上都掌握得相当漂亮。

可是他们依然什么也没有看到。全场观众望着从比赛席里走出来的,同样是完成了一挑二壮举的兴欣选手魏琛,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不过在看到这家伙一边下场一边四处挥手致意后,观众们终于有了统一的意念。
  嘘他,接着嘘他!
  场馆由嘘声再起,齐齐送给了眼下这位胜利者。再然后,他们看到这家伙接着四处挥手,向嘘声致意。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顿时嘘声更大了,而魏琛却已经旁若无人的回到了座位。

“**,这什么人呐?包子,发挥你才能的时候到了。”魏琛反应过来以后立即就骂上了。
  “好的。”包子立刻勇猛地跳了出来,“怎么做,杀了他吗?”
  “别别别!”叶修连忙拦住。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陆世林像是真的找到了可以反转局面的法宝似的,猖狂得不得了。
  “别拦着我,我要去废了这个不要脸的!”魏琛实在无法忍受,准备亲自动手。

“就最近几场比赛来看,虽然多年没有出现在正规赛场,但魏琛的经验和意识都没有丢,而且也有着老选手一贯的优点:心理素质超强。但若论实战发挥的话,我觉得之前几场比赛都没有很好的检验到他,这一场,或许才会验证出他的水平。面对联盟正当打的顶尖选手,魏琛会做出怎样的答复呢?”
  “好,让我们一起关注比赛,开局肖时钦依然cào作生灵灭进行战术走位,魏琛的迎风布阵呢……嗯,他……四下转了转,没有离开,就停留在了他的刷新点。呵呵,这个……倒是和他最近几场比赛所采用的方式一致啊!从现场我们可以听到很大的嘘声,看来观众对于这种打法是相当的不感冒。我相信魏琛在几次使用后,对观众的态度也应该算是清楚的,但看起来他丝毫没有迟疑啊!”潘林解说着形势。
  “呵呵,这就是魏琛一贯的风格,为求胜利,他可以使出任何手段。”李艺博以对魏琛特别了解的口气说着,再次显摆资历。

“他已经失去理智了,这样意气用事,团队赛还打不打了?”魏琛有些恼怒,陈果看得出来,魏琛是真生气了,可是……她还是不明白魏琛在说什么。
  “先别急,他这样打,肯定有理由。”以狂傲著称的孙哲平,此时居然表现得异常冷静,虽然在对两人说着话,但是他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场上。
  “这样打,就算赢了孙翔又有什么意义?满足他个人胜负的虚荣?告诉所有人这个一叶之秋的接班人就是不如他吗?”魏琛的话让陈果有些不能接受了,在她眼中叶修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他绝不可能是这种人。他如果会在乎这些的话,那么还会任由嘉世有事没事就拿他出来做一做文章而他却懒得理会吗?
  “你在说什么啊!”陈果也生气了。
  “他这样打损耗太大,还怎么应付稍后的团队赛?”魏琛说道。
  “那有什么问题?哪个职业选手不是打完个人赛再接着参加团队赛的?”陈果说道。
  “你懂个屁。”魏琛确实是着急了,言语上也激烈了许多,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情跟陈果详细解释。他是带着很多犹豫和怀疑走到这一步的,他心里很清楚,如今的联盟早已经没了他的位置,随便一个职业选手站出来都需要他挖空心思去对付。即便这样,他也坚持走到了今天,因为他心中燃烧的那团梦想一直没有熄过,更因为他觉得将他劝回来的这个人是值得信赖的。虽然他们昔日是对手。但正因如此才让他更了解眼前这人对胜负的渴望。
  魏琛出场时,输给了肖时钦,他和唐柔、莫凡三人一起,总算才把肖时钦送下了场。三打一,这样的表现当然不值得称道,魏琛自己也会觉得失望,也会因为这样的局面感到担忧。但是,他不会气馁。因为这只是整个决赛当中的一小部分。比赛还远未结束。
  可是看到现在叶修表现出的姿态,魏琛怕了,他的担忧终于达到了恐慌的地步。叶修可是他们这支队伍的主心骨。如果连他也失去理智,连他也开始不顾一切地只求个人表现的话,本就实力远逊嘉世的兴欣。还能有什么胜算。
  陈果望着魏琛,对于他的不礼貌没有去计较。因为她知道,魏琛是太怕失去了。他这样一个年过三十,退役已经达七年之久的职业选手还能拥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这本身就已经算是一大奇迹了。他比任何人都期待能跟兴欣一起重返联盟,这是他仅有的机会,因为他只是一个没有发展,没有前途的过气选手。他才是将所有希望就寄予在兴欣上的那一位,希望越大。失望自然也就越大。
  陈果没有再和魏琛争辩,她的水平不够,真的看不出眼下的比赛有什么离奇的状况,她也相信魏琛不会无的放矢。但是,她更愿意相信叶修,即便她看不太明白,但她相信叶修绝不会是魏琛所担心的那样。失去理智只图个人发挥,那,可是被他戏称为只能去打超级玛丽的状况。
  “一定是你什么地方搞错了,我相信他。”陈果口气异常坚定地说着,魏琛愣了愣后。叹了口气:“我也希望如此。”

“哈哈哈,打得好,打得好。”这时兴欣选手席上也有人站了起来,魏琛朝嘉世选手席那边伸出双手,故意把掌声拍给他们看着、听着。他的脸却是各种无所谓的神情,好像这种胜利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是的。
  “你别装了行不行。”宣布胜利的那一瞬间,险些直接就哭出来的陈果,被魏琛的举动给惹得哭笑不得了。这家伙明明也是激动得不得了,却还在装出这样的模样去气嘉世。你的嘴皮子还在哆嗦,说话声音都是颤的啊老兄。

混乱之雨、六星光牢、鬼影缠身……
  魏琛这边却很从容地,以不快的手速,将他早有准备的技能一个接一个地打了出来。
  哈里斯的身上堆满了各种不利于他的状态,角色一会被混乱,一会被束缚,一会被控制。一会被禁锢……
  魏琛的攻击节奏掌握得很好,一个老将,如果连节奏都控制不住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再在职业场上拼搏下去的必要了,哪怕有再多的经验。也根本没有手段去运用。
  向元纬不肯放弃,但是几度挣扎,却也没能破开局面,哈里斯到底还是倒下了。
  魏琛胜,向元纬郁闷地下了场。
  他的心中充满了如果,如果这样的话。如果那样的话……
  但是比赛没有如果,而这些如果,都将化为经验,帮助一位选手成长。
  魏琛下场,那自然是满面春风,场内的嘘声他都当是恍惚,步伐轻快地好像年轻了十岁。
  “老夫出马,手到擒来呀!”回到选手席,坦然接受着大家的祝福,一边一点都不矜持地自夸着。
  “厉害厉害!”叶修居然都没嘲讽他一下。
  “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这么和谐?”陈果觉得很意外,叶修和魏琛不互相嘲讽真是不正常。
  “呵呵呵……”叶修干笑着,却不解释。
  魏琛在这听夸奖以及吹嘘了一会后,估计也是享受够了,甩甩头:“我去洗手间。”
  “嗯?”
  望着他走开的背影,大家都愣了愣。这种事,比赛前大家肯定都解决过了啊!这才进行了一场个人赛,才过去多久啊,这就又需要了?
  “他……其实没有他表现得那么轻松。”叶修此时突然说道。
  “啊?”陈果愣。
  “整场下来,他可一句垃圾话都没有说。”叶修叹道。
  陈果继续愣,望着魏琛的背影,明明和之前下场时一样得瑟的姿态,陈果却觉得好像从中看到了一股疲态,掩饰起来的疲态。

魏琛转视角看看,烟雨已经开始提速,一副不把自己干掉不罢休的架式。两个神枪手射出的枪林弹雨,对于魏琛的反应实在是极大的考验,迎风布阵瞬间连中楼枪。
  妈的,如果说十年前……
  魏琛的反应和操作确实都有点跟不上,他忽然发现,这个以身为饵的使命,他真的未必可以完成。
“支援!”从不逞能的魏琛立刻叫救命了。

“老魏,行吗你!!!”距离兴欣选手席很近的观众席上,有人扯着嗓子呐喊着。
  魏琛显然听到了,朝着喊声的方向,睥睨地扫了一眼,然后朝着那方向竖起食指摇了摇。
  虚空的选手们看得目瞪口呆。摇中指虽然不像竖中指那样有侮辱性,但至少也有一股轻蔑的意味在里面,这种手势,居然对着自家主场的观众,这是想什么呢?
  结果更听他们惊度的是,被轻蔑地摇了食指的那些观众,虽然立即沸腾,对魏琛喝起了倒彩,但却毫不掩饰嘻嘻哈哈地玩闹情绪。

魏琛就在这样的气氛中上台了,而兴欣的支持者们能和他,而不是兴欣其他选手这样开玩笑,当然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兴欣的诸位在成为了职业选手后,就数魏琛还算比较接地气了。
  他的迎风布阵,到现在还是时常到网游里去溜弯的。
  他的职业生涯,事实上只有2年,但在荣耀网游中,他可混了连十年都不止。这已是他生命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是不可能根除的,不让他上网游,比不让他抽烟还要难。
  迎风布阵毕竟名气不算太大,魏琛在兴欣替补的性质也很明显,所以所受关注不算太多,他的角色,在网游中不至于被围观的寸步难行。
  玩网游,那就免不了和其他玩家的互动交流,于是很多人对魏琛的了解,不是来自于联盟、战队,或是媒体的官方宣传,有时候就是公会频道里的聊天,或是一次团队副本时的胡扯。
  于是魏琛就成了这么一位有些特别的职业选手,再加上,他身上事实上也背负着一项纪录,他可是迄今为止联盟中年龄最大的职业选手。甚至都有人问过他,既然你现在还跑出来打,为什么又要空白这么多年呢?
  这个问题,魏琛也回答不了。
  他只知道,他现在站在这里,虽然所能做的已经不多,但是他会尽心尽力,因为,他是职业选手。

魏琛坐在选手席里,手里挟里了根烟,但看着头顶上的禁烟标志,还是没敢点起来。
  “好险……”魏琛的目光转回到电脑屏幕中,看着迎风布阵的生命,还有百分之八。
  他是赢了,但是赢得却不轻松。先期那波伏击十分成功,让他一奠定了百分之三十的领先优势,但是到最后,却被迫到只有百分之八的生命,这让魏琛有点不爽,心中有个很不踏实的声音,一再地提醒着他那个事实。
  “我确实是老了。”魏琛自言自语着,“所以,这就是我的胜利方式。”
  “百分之八,还是百分之八十,那重要吗?切,这又不是擂台赛。”魏琛嘟囔着,起身,走出比赛席。
  看到他露面,现场顿时掌声雷动。
  “对嘛,赢了就是赢了,有这个结果就行。”魏琛笑着,心情顿时舒畅了。
  “老魏可以啊!!!”
  下场走在场边的时候,靠近一些的席位上,又有好多观众开着他的玩笑。有些人未必是真和魏琛相熟或是相识,只是看到有别的人那样做,顿时觉得魏琛是一个可以这样打交道的选手,有样学样罢了。
  魏琛却也没有让他们失望,没有拒绝和他们互动,朝着这些冲他吆喝,甚至开着一些比较猥琐的有关“老了还是行”的笑话的家伙们,挤挤眼睛,得意洋洋地走过了。
  “这种小角色,老夫随便使这么一点点手段,拿下。”回到兴欣阵中,魏琛亮着小拇指的一个指尖,比划着说道。
  “厉害,厉害。”大家纷纷称赞着。
  “完全应该给我一个主力位置的,像你这种上年纪的老将,应该多轮换多休息啊!”魏琛粗声粗气地拍着叶修说着。
  “谢谢啊!”叶修笑,“不过我还年轻得很呢!”
“不是吹牛就最好了。”魏琛说。

“小伙子还要努力啊!”结果再然后,一个更加卖弄的声音对他再度勉励起来,握手都省略了,人上来就把他拍在他肩头。
  “我们可不是蓝雨那帮小鬼。”来人说着。
  蓝雨小鬼……蓝雨是有个小鬼,但是肖时钦知道,在这人面前,蓝雨小鬼所指的可不只是卢瀚文。喻文州、黄少天,两位联盟如日中天的大人物,在这位眼前可能还真就是小鬼。

“喂!”想到这,魏琛突然粗声粗气地叫了一声。
  “喂谁?”叶修问。
  “你!”
  “干什么?”
  “下场比赛我要出场。”魏琛说。
  “哦?你准备燃烧了吗?”叶修笑。
  “难道你以为我真的只是观光来了?”魏琛说。
  “没几轮了,够吗?”叶修说。
  “足够了。”魏琛狂妄地笑着,“我可比这些菜鸟懂得比赛多了。”
  “切……”训练室里顿时嘘声一片。
  “我说,真论职业联赛经验,你其实还不如我吧?”方锐说话了。他是第五赛季选手,打到现在,五年过半。魏琛呢?职业生涯不过两个赛季,两年而已。更不论那时候队伍少,实力参差混乱,比赛质量和现在完全不是一回事。
  “职业联赛?”魏琛哂笑,“要不怎么说你们菜鸟呢?这片战场,就叫荣耀,职业联赛也不过是它的一部分罢了。”
  “你是说你准备去神之领域给我们打材料了?”方锐说。
  “你这个家伙是欠修理了,单挑场,走起。”魏琛叫道。
“怕你啊!建房间。”方锐叫道。

八年。
  距离魏琛上一次使用索克萨尔,已经过去了足足八年。
  八年时间,索克萨尔从55级升到了现在的75级。新的装备,新的技能,现在的索克萨尔,魏琛本不该熟悉,但是,他却很熟悉。
  因为这个角色,到底是他在荣耀中最大的牵挂。虽然他再也没有触碰过他,但是索克萨尔却依然是在他的注视着成长的。每一场比赛,他有什么细微的调整,魏琛都能马上察觉。他就是这样眼看着新的操作者渐渐将他留在这个角色上的痕迹抹去,而后打上他们的烙印。
  “白痴!”
  索克萨尔的每一次调整,都会惹来一次魏琛鄙夷的臭骂,他经常对着身边的伙伴嘲讽这些调整是多么的菜,多么的不懂术士。
  小弟们唯他马首是瞻,当然就都信了。
  但是,自己呢?
  人多的时候。魏琛会这样骂;可是当只是他自己的时候呢?他只能留下一抹苦笑。
  他心里清楚的很。他只是看到自己的痕迹一点点被抹掉,有些不甘罢了。
  直至最后,索克萨尔连手里的武器都换了。
  灭神的诅咒吗?
  新手杖的名字听起来确实嚣张又文艺,而魏琛在索克萨尔身上的最后一丝痕迹终于也被抹杀,他终于坐不住了。再然后,迎风布阵拥有了死亡之手。
  死亡之手,这。正是索克萨尔最初使用的那件银武,魏琛让它又复活了。
  他拣起了被索克萨尔舍弃的武器,这让他的迎风布阵在很多人眼里沦为了一个索克萨尔的山寨版。
  不过说实话,魏琛真不在乎。要不是“索克萨尔”这种职业角色id在游戏里已经受到保护,他新弄的术士,名字非得也叫“索克萨尔”不可。
  魏琛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非要较这个劲。大概,还是不甘吧!

如果他有更快的反应更快的手速,或许会有别的,更好的方法。
  潘林和李艺博都挺清楚这一点,但是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没有如此议论。
  这个如果,太残忍了。尤其是对一个老将而言。这些东西本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后来他渐渐失去了,可悲的是,永远也无法再找回。
  这种岁月流逝带来的伤痕,不应该被算作是一种失败。
  魏琛已经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绝对的。
  作为一个喻文州本人专精的术士职业,却在比赛里两次设计到喻文州,这种事还从来没有一位术士选手做到过。从喻文州出道至今。从来没有。而现在,这种大家可能有些看不上眼的迟暮老将,他做到了!
  就凭这一点,他就有资格站在这个场上。
就凭这一点,大家就该清楚兴欣为什么会派他出场。

老将魏琛会怎么应对这决胜局呢?此时大家的好奇倒都多在魏琛身上。然后,就见魏琛出手了。
  角色未动,垃圾话先行。
  “我说小韩,有点不像话啊,怎么把地图拆成这个样子了?”魏琛在频道里说着。

评论
热度 ( 3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