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整理】微草队员眼中/口中的乔一帆

为了憋小乔中心文就整了一下

放出来造福大众?

【初登场】
王杰希刚走,乔一帆正准备凑过来给高英杰说点什么,就听得那边有人喊了一声:“一帆,去给大家拿点喝的过来。”

  “哦!”乔一帆无奈地应声。支使他的人叫肖云,很巧这次拿到了个叫云霄的战斗法师。这人是本赛季替补出场最多的一位预备队员,可以说已经算是半个主力,自然在预备队员中以老大自居。

  不过对于俱乐部未来的当家选手高英杰他也不敢去指手画脚,对乔一帆却是很不客气地使唤着。这也不单单是在微草,每个俱乐部里的新人菜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给主力们拎包倒水跑腿什么的都是常事,除非是像高英杰这样重点关照对象,或是像去年的孙翔那样一入队便已是当家选手的超级新人。

  “你喝什么?”乔一帆应声去拿饮料,却不忘悄声问一问好朋友。

  结果被问的主还没说话呢,另三个却已经都是很不客气地点了起来。

  “给我拿瓶绿茶。”这是肖云。

  “我要可乐。”

  “我也可乐。”

 

这两个是周烨柏和柳非,各用着鬼剑士白夜黑昼和神枪手堕落天使。这两人在俱乐部混了也有两年多了,随时准备接替状态下滑的主力。目前虽比不上肖云起眼,但总比乔一帆要强许多。

  “我随便吧!”到最后,高英杰只是小声地说了句。

  乔一帆跑去拿了饮料回来分给众人,那三个预备老鸟连谢也没说,已在埋头讨论。

  “这个君莫笑什么人啊?怎么得罪队长了?”柳非问着,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加八卦一些。

  “那谁知道了。”肖云却是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他可不敢在背后议论队长的事情。

  “烨柏你知道吗?”柳非又问周烨柏。

  “我哪会知道啊!”周烨柏说着喝了口可乐,似有意似无意地说了句:“账号卡不是小杰白天拿回来的吗?”

  柳非果然立刻又扭头问高英杰:“小杰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柳姐。”高英杰连忙说道。

  “一帆就更不用说喽?”这和乔一帆说话的时候,口气整个都很不一样。

  “嘿嘿……”乔一帆也只有傻笑的份了,俱乐部啥事能轮到他先知道啊!

  
肖云一看,立刻张罗其他几人:“君莫笑带队来埋骨之地副本了,咱们分开转转截一下,要让人进了本,又要等半天。”

肖云这边是问清了君莫笑的来向,五人最终分散朝着流离之地的来向奔去,出发不多久,乔一帆却是第一个发现目标:“我看到了,君莫笑,五个人!!”

  “坐标。”肖云连忙说道。

  乔一帆报上坐标,其他四人一起转向。

  “先去缠住他!”肖云指示,惟恐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君莫笑又进了副本,那他们可就又是要一通好等了。

  “我……”乔一帆一怔。

“快去!”肖云催促。

就坐在他旁边的高英杰看到他这场面都替他着急,连忙叫着:“坚持住,我立马就到了。”

  “怎么,一帆不是对手?”周烨柏和柳非一起转过头来朝乔一帆的屏幕望了过去。

结果却听到周烨柏和柳非一起发出的笑声。

  “太笨了一帆。”柳非咯咯笑着,显然在她眼里乔一帆的灰月受到的攻击并不算什么,换作是她,一定可以轻松脱困,但此时乔一帆却是手忙脚乱,一时间倒是让她产生了些许优越感。

  “咱们赶紧去,真要让一帆死在这里,笑话可就闹大了。”周烨柏说着。

  两人的话虽然不怎么中听,但要公道来说,却也不算太过分的话。网游里,再怎么说也就是些普通玩家,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么容易就失了分寸确实不该。挂了那就更离谱了,就算应付不了,总应该有办法脱身的。

肖云没有急着上前,他不像那三人都从乔一帆的屏幕里看到了情况,正好观察一番再说。他这旁观的角色,看到得倒是比乔一帆这第一人称的主观视角更全面,更具体。

  坐在他旁边的周烨柏,已经从肖云的屏幕上看到了他的尸体,心下骇然,却什么也没有说。傻子都看得出来此时的肖云不爽,极其不爽。

  但是,看得出来是一回事,讲不讲话是另一回事。

  柳非同志看到肖云的屏幕,立刻就张口了:“哎呀,肖云你怎么挂了?”

  这下连还在疲于奔命的乔一帆都诧异了。搞半天自己这还坚持着,肖云挂了?他是怎么挂的?乔一帆很茫然。

  百忙之中他还是偷空朝旁边四人瞄了眼,他看到了肖云脸上的愤怒,更看到的是好友神情的专注。

高英杰脸红红的:“我以为他们会追来呢!”

  “那现在呢?”柳非说着,竟然是在问高英杰。本来他们五人是肖云带头的,但现在肖云挂了,她居然就开始树立新领袖。这姑娘显然是个心直口快有啥说啥的主,自己没啥主意的。

  “呃……”高英杰刚才一时情急指挥了几句,此时一看没事,又是怯生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再杀回去?”乔一帆倒是胆子比他大,可惜他的话是注定会被无视的。

  “肖云你呢?”周烨柏回头看了眼,不得不问一下,这家伙的云霄还在地上当尸体呢!

  “我复活。”肖云有些恨恨地说着。

  复活后角色是出现在上户口的城镇里,到练级区又要一会儿的时间了。

“你到底是怎么挂的?”柳非问。

“小杰,你应该看到了吧?”柳非这女人真让人无奈,看到肖云不想说,又去问当时已经到场的高英杰。

高英杰被点名问到,只好无奈地回答:“好像是遮影步。”

“遮影步?”周烨柏和柳非就都很惊诧,一起回头望着肖云那张苦逼的脸。

  “能把肖云你用遮影步给灭了,那得是队长那水准的高手了吧?”柳非脱口道。

  “你懂个啥!那人是个散人,技能很杂,在前期优势是很大的。”肖云不得不替自己辩解几句。可是,这解释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苍白,职业选手又有哪个不晓得遮影步和技能什么的是无关的,单纯是玩家的经验和判断力,以及一些精准操作的体现。

  “难道这个君莫笑是队长?”柳非说。

  “胡说什么你。”周烨柏说。

  乔一帆在一边默默地坐着,在队里,他永远是当听众的那一个,除了私下和高英杰在一起的时候,其他时候基本都没有他说话的机会。此时敲打着键盘,好像这些事与他无关似的。

  “队长叫我们杀这人一次啊!”周烨柏提醒大家不要忘了队长交下来的任务。

  “难道队长也知道这个人厉害,所以才想考验我们?”柳非说。

  几人都无语。不管怎么说,理由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的确是队长交代下来的练习内容。结果现在君莫笑没挂,倒是弄死了他们当中带头的肖云,而且是非常让人郁闷窝火的手法。

  “现在连他们到哪去了都不知道。”周烨柏说。

  “问中草堂的人呐!”柳非望向肖云。

  肖云这时真的是谁都不想理,有心找个沙包过来练练拳击。柳非这个死女人问题这么多,把她装到沙包里应该会更过瘾的,肖云想着。

  “哎,好像他们,追过来了!!”乔一帆突然叫着,只有他无聊地一直在游戏里东看西看。

“对方五人十字阵,流氓前,拳法左,剑客中,战法后,君莫笑右。”白夜黑昼将归纳出的对手站位告诉了众人。

  “前进方向是一帆那边。”高英杰说。

  “啊……”乔一帆紧张了一下。

  “非非引导一下他们的注意力吧!”周烨柏说着。此时肖云不在,他暂行指挥起了队伍。

  “OK!”柳非应声,突然一个操作,堕落天使一个翻滚从石棺后闪出,蹲身举枪就要射击。

“咣”一声响,又是什么东西直接敲到了墓碑上,那声音就在耳边,听得太真切了,柳非吓一大跳。

  “什么东西啊?”柳非问同伴。

  “板砖……”有看到的人无奈地说着。

  “板砖?”

  “他在练习用砖袭抛出角度,然后刚刚好砸到墓碑后面的你。”周烨柏说。

“练……练习?”柳非很无语,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别急……”周烨柏沉声说着,柳非本就是引对方注意力的棋子,虽然好像受到了一点压力,但最初的目的总算是要达到了,五人正朝着他所期待的范围里出现着。

  “小杰准备了。”周烨柏提醒高英杰。

  “嗯……”高英杰应声。

  乔一帆很寂寞。他也是队伍的一提防,但是……配合居然没有他的份,战术中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他就是被忽略了。灰月也是躲在一块墓碑后面,望着这块代表着死亡的冰冷墓碑,乔一帆不知做什么好。不过,这种感觉他已经习惯了。

  “出手!”周烨柏突然一声令下,他的白夜黑昼和高英杰的叶落乌啼突地分从左右闪出。叶落乌啼挥袖一抖准备一个“暗影斗篷”捆了五人,周烨柏则是就等着叶落乌啼这一斗篷后立刻开鬼阵出鬼斩。

周烨柏的白夜黑昼是三个角色中防御最低的,又是第一个挨扁的,最终第一个挂掉。周烨柏愤怒得也是一砸键盘,目光一转却是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气急败坏地吼道:“一帆你死哪去了!!!”

君莫笑那五人还在周围打着转,他们应该在说些什么吧?可惜死尸是会被自动切断声音的。此时听不到周围的任何语音和音效,真的如死一般的寂静,就像五人此时的心情一样。

  “这……”肖云自己失手,觉得还能勉强解释,可是现在,四人过去被对方打了个团灭,这可实在不好说了。虽然他们只是俱乐部的候补,有两个还没有什么正式比赛的经验,但是,他们终归是职业选手,五人,那就已经可以代表俱乐部打一场团队赛了。但现在,网游中,团队战,对方一人未亡,他们团队全灭,就算真的是在打职业联赛,或许输得都不会这么惨。

  “讨厌啊!27级的神枪,好多技能都没有,太不习惯了!!”柳非第一个开口,智慧的女人,率先找到了一个借口。

  “嗯,是有点……”周烨柏勉强借用了一下。

  “我早就说了。”肖云的脸上写着的分明是“你们总算是懂了”。

  高英杰和乔一帆却都没有说话。高英杰是老实内向的孩子,很不好意思找这样的借口。至于乔一帆,用借口来找回脸面?苦笑,脸面是什么?他好像还没来及有过呢!

【叶修给微草当陪练(大概是全文最黑的地方)】
王杰希一看,索性又跳到了观战席准备看一下这一场。
  “去吧,一帆。”王杰希发了个消息。
  刚进来的人是乔一帆,看到队长在房间里正在发怔,听到指示后连忙进了比赛,向唐柔问候了一声后双方就战在了一起。
  这一场,王杰希看得多少有些心不在焉。虽然乔一帆也算是微草的正式队员,但此时的王杰希更多的注意力却是在唐柔身上。
  一个新人,和职业选手的较量竟然还能打得有板有眼难解难分。王杰希赞叹之余,却也不免对乔一帆感到不满。
  这个队员无疑是目前微草中水平最差的一个。甚至可以说,他的水平完全不够成为冠军队中的一员。就是去联盟中最差的弱队,他能不能打上主力也难说。
  在队里都这么久了,别人都在成长,这小子却是丝毫不见进步。一直都是一副瞻前顾后缩手缩脚的模样。如此没有进取心,又能有什么前途?
  队长虽然没有人事权,但提出的意见对于俱乐部做决定还是有相当分量的。对于乔一帆,王杰希已经看不出在队里有什么价值。他知道这孩子在队里呆得也很辛苦,或许不要在冠军队,而是在一支没什么压力的中流队伍,他反倒会多些进步吧?
  这一场较量打到快三分钟了还不见结束,有微草的下一位的队友很不耐地跑来去看。终于,乔一帆到底还是赢了下来。虽然是一个被忽视的小角色,但对于新人唐柔来说,他也算是很强大的存在了。
  看到队长在旁看完了自己这一场的全部比赛,乔一帆很是惶恐。他知道自己打得肯定不好,单从时间上来说,全队哪有像他这样需要三分钟才能拿下对手的。
  “一帆快点吧!”来催的队友发着消息。乔一帆这边慢,去了那边找君莫笑倒是会快得很。这名队友催走了乔一帆后,立刻迫不及待地入场要和唐柔较量,赶着回去对战君莫笑。
  叶修的房间,乔一帆默默地进入,除了高英杰的一句“一帆加油”,没有得到任何队友的加油鼓励。似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他不配属于这个团队,已经不把他当成一员了。

【侧面描写处境】
“呃……希望在这边的话,有机会能得到前辈的指点。”乔一帆说。
  叶修怔了怔,他混迹职业圈多年,什么情况没见过?此时虽没问,乔一帆也没说,但从乔一帆的处事,却已经基本猜测到了对方的尴尬。
  “你打荣耀多久了?”叶修问道。
  “一年多。”乔一帆回道。
  “哦。”新人不易啊,叶修叹息。微草有一个号称王不留行接替人的高英杰,这个叶修也是听说过的。而每每出现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无意间却会抹杀掉不少同伴的光芒。就像现在的乔一帆,并不是毫无潜力,只是站在天才身边一被比较就显得灰暗无光,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想到了这些,叶修也理解了乔一帆这种边缘人物做出更换职业的抉择有多艰难。说严重些,这甚至可以说是赌上自己职业生涯的一次决断,而要做出这一决断的,还只不过是个少年罢了。
  这孩子眼下的选择是比较中庸两可的。一方面在俱乐部继续刺客的表现,另一边却要偷偷练习阵鬼来看看自己是不是真有实力。长期的边缘角色,这让孩子严重信心不足,这从他小心谨慎的打法上就可以看出来,昨天上次叶修才提醒他多点勇气。如今能走到这一步,已算是不易了。

【第八赛季新秀挑战】

当乔一帆上场后,也说着向前辈致敬学习一类的陈词滥调时,微草的人更加茫然了。

  “这小子喜欢李轩?”

“不知道啊!”

众皆茫然,直至此时,他们才发现对于这个同队的后辈新人,了解真的很少很少。他们不由地望向了高英杰。乔一帆和高英杰关系很好,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知道的乔一帆的情况,而一点,却还是因为高英杰的存在。

  高英杰此时的茫然,却比这些前辈们还要多一些。因为他对乔一帆是了解的,结果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挑战李轩……想起乔一帆最近总是很忙碌,而且经常独处,和自己的交流也不是很多,高英杰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

微草的选手们个个也是坐立不安,如梁方这等性格比较火爆的已经是跳了起来:“乔一帆这是搞什么名堂呢?这么个打法也太丢人了吧?”

  新秀挑战赛固然是秀,固然没有新秀真想着打败前辈,但是跑上去当沙包,这确实是丢人过头了。

“坐下。”

乔一帆选择的同样是鬼剑士,一样没有人意外,除了微草的人。

  “这小子搞什么鬼?”大家又纳闷上了。

  “这有点过分了。”微草的队员肖云说着。

  “还好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不是玩鬼剑士的吧?”女队员柳非说。

乔一帆走下了比赛台,走到了赛场正中,他看到李轩笑容满面地站在他面前,和他说了些什么,乔一帆却一句也听不见。只是机械地和对方握了握手后,默默地走下了赛场。

  他的身后,李轩正举起双手和观众们打着招呼,多说的几句里,也不乏对乔一帆的表扬。但是乔一帆很清楚,这些只是无关痛痒的客套,对方只是在表现他的风度而已,这些表扬,和他这个被表扬的对象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是一头猪趴在刚才自己坐过的比赛台上,此时的李轩也会很诚恳地说:“不错,打得很好。”

  乔一帆走向他的座位,他看到了他的队友们。这些本该是他最熟悉的人,他却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乔一帆咬了咬牙,终于是没有再走进去,而是沿着通道一路走了下去。

  “一帆!”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听出那是高英杰的声音,他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是走得更快了。

【中间是老叶跟一帆谈谈心【。】】

如果是之前,乔一帆绝对是羞愧难当,但是这一出一进之后,心境已经大不一样。战队对他的冷落鄙视,他都已经觉得不再重要。只要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何愁没有去处。

  “上了个厕所。”乔一帆一边笑着对高英杰说了一句后,一边默默地坐到高英杰旁边,他原本的位置上。

  “唐昊在挑战林敬言呢!很不礼貌啊,上场就说要以下克上,都用的自己的账号,都是动了真火了。”一等乔一帆坐定,高英杰就连忙向他交代着这一场比赛的情况。

  “嗯嗯。”乔一帆连连点着头,立刻很认真地看起了比赛。心下却是很有一些感激。他很清楚,自己这好友向自己说这些绝不是给他补充他漏掉的剧情那么简单。他是想多说些什么来帮乔一帆分分心。显然刚才那一场失败,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痛快。高英杰是很腼腆的人,那些很直接的安慰话他是说不来的,只好用这样的方式,有些手忙脚乱地帮乔一帆分散着精神。
【75J更新后的20人团本】
高英杰的木恩骑着扫把,很精准地飞到了乔一帆的一寸灰旁边。

  “一帆?”高英杰招呼打得有些不敢确定,虽然他们这边早都听到消息。

  “嗯……”乔一帆对高英杰也有点歉意,因为自己一声不响地离开,从来没有和这最好的朋友说过自己的打算。

  “哎哟这位小弟很有礼貌呀,主动过来打招呼?”包子入侵路过,立刻停下点评了两句。

  “啊?”高英杰茫然中。

  “不错不错,我看好你。大胆地上吧!有我掩护你。”包子说。

  “哦……”高英杰晕头晕脑地应了一声,立刻操纵着木恩冲上去打怪了,丝毫不敢怠慢。这天才一爆发,连包子看得都有点眼发直了。

  “好像比我还厉害啊?”包子和一边的乔一帆说着。

  “呵呵……”乔一帆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还是颇为好友感到自豪。

“乔一帆对阵鬼这个职业适应得也相当不错。”王杰希说。

  “这或许就是最适合他的职业。”叶修说。

“或许是吧!”王杰希如此答道。
【十赛季】
  周烨柏感慨,真以为自己换一个职业就会成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吗?太天真了!

  “快点成熟些吧!”周烨柏以教训的口吻在频道里说着,使君子猛然从鬼神的光影迷雾中冲出。

鬼连环!

  周烨柏认出了这套打法,满是惊诧。鬼连环的打法,需要操作者拥有很好的大局观。因为每一个鬼阵虽是单独布下,但是却要和其他鬼阵衔接成为一个整体。过程中更是需要一些斩击来填补鬼阵穿插间的空当。什么时候斩击,什么时候下阵,下什么阵,在什么位置下阵,统统需要有一个统筹的安排,绝不是单凭操作就可以做到的事。

  这家伙……居然会用鬼连环,而且还可以用得这么好……而我……

  周烨柏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结构如此漂亮的鬼阵环,他是布不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

  周烨柏有点想发疯。这是乔一帆吗?那个小透明?现在竟然已经掌握了鬼连环这一高端打法?这家伙的水准,难道已经在我之上了吗?

  不!这不可能!

  周烨柏不信,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乔一帆,那个乔一帆,怎么可能这么强?怎么可能击败我?

  当然可能!

  荣耀!

  两个大字闪出,周烨柏的使君子倒下了,带着他的不甘和难以置信。直至从比赛席里走出时,他依然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回到微草的选手席,低垂着头,站在一边。

  自己居然输给了乔一帆,那个乔一帆……

  “以前没有谁会去在意的人,现在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可怕吗?”王杰希忽然说道。

  周烨柏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他忽然想到,如果乔一帆没有离开,如果他还在微草,同为阵鬼的话,自己还能在微草有一席之地吗?

  周烨柏突然感到惶恐,明知乔一帆已经不在微草,不会和他竞争位置,但是,他却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告诉着他什么。

  “不能倦怠啊!在这个联盟生存,就是逆水行舟。”王杰希说着。

评论
热度 ( 54 )
  1. 九九☆一寸宽的过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