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乔一帆中心】“我们微草—— ”

标题来自于“‘我们微草的大门,也一直没朝南开过啊。'乔一帆弱弱地说了一句。”
原作第513章,与老魏的对话ww

内容大概就是小乔in微草吧【雾】
略黑肖云注意【?

乔一帆站在微草俱乐部的门口,感慨万千。离开这里居然也已经有两年了呢。
“ —— 一帆?不进去吗?”

回微草看看的想法是早就有了的,但做决定和对方协调时间还是要一些日子的。
还是半个月前。

木恩
一帆!队长同意了!

木恩
什么时候回来?

一寸灰
那太好了
总决赛之后回去大家方便吗?刚好也要回家

木恩
反正我是方便的
不过你出去那么久终于要回来了啊,去年夏休就没回家吧

一寸灰
没办法啊 不努力点会被英杰你场上打爆吧

然后乔一帆发现右下角的QQ图标处,王不留行的头像突然闪了起来。

王不留行
英杰都跟你说了吧?

一寸灰
是啊

他还处在惊讶状态的时候,王杰希又发来了消息。

王不留行
当时没有留你在战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不太适合微草
你在兴欣的进步很大,阵鬼的确比刺客适合你

终于得到前队长的肯定,乔一帆真的觉得十分满足。在输入框里写写删删,他很想说“前辈,没关系了,那都是过去 的事情了”,但又怕不太得体,显得他十分大度别人却斤斤计较的样子。看见后面的半句又想接上“谢谢前辈夸奖” ,可是又怪不好意思的。晾着别人又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终于挤出一句“那些事都没关系了,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按下enter发送,结果卡在那边发来的“虽然不在微草 了,以后也可以经常回来看看队员们”的后面,显得有点突兀。
王杰希没有再回复,高英杰那边也没了消息,大概是开始训练了吧。但只是这样简短的对话也让他觉得很开心了。

总决赛,庆功宴,然后乔一帆就搭上了回B市的飞机。现在他重新站在了这里。
“一帆!”揽下接机这个任务的自然是从前在队里最好的朋友。
乔一帆放下手里的东西,也冲他招招手。实在是“一帆”这个名字太普通,这也不是兴欣的地盘,高英杰又遮得足够 严实,所以他们可以不用太防着什么。
俩人搭上出租车回了微草俱乐部,乔一帆在大门前对着它发了一会呆,就被催着进去了。
“一帆你这带的都是什么啊,好重啊。”
乔一帆拉过那个大旅行包,翻了两下,拿出一个被包成薄薄一本的东西递给了好友:“是礼物噢。”
原本只是打算去买点这边的特产带回去给爸妈的,但兴欣的女队长听说他要回微草聚会,提醒他也可以带点什么回去 。
“给王队和许副的是队里的前辈帮忙挑的,真是大出血呢。”
高英杰拆开了礼物外的彩纸,是一本笔记本。
兴欣对上微草那场团队赛,媒体口中后半场的溃败之后,别人不清楚,但好友的心里肯定是十分懊恼和自责的。
等兴欣复盘的时候他提了好几个问题“要是这里...会怎样”,叶修的一些说法给了他启发,而之后再问了问魏老大加上了一点蓝雨传统放养法,然后写了长长的建议在本子上当做给接班人的礼物。
被给年长一些的前辈们的礼物难住的时候求助了在社交方面也许应该是兴欣最出色的的唐柔,被建议也许高档一些的礼品会比较合适。既然对对方的爱好并不是特别清楚,当做人情的东西算是比较万能的了,自己不喝送亲戚也是OK的。
其他队员的就是一些新奇的小玩意了,也是跑了很多地方才凑足那么多人份的。
柳非的女队员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也是女子三人组出的主意,是很漂亮的旗袍,杭州特产的丝绸呢。不过她们挑的途 中突然就“沐沐,这件你穿应该会很好看啊诶”“没啊,果果你更适合吧,很显身材呢”“嗯我也觉得和果果的气质更合”之类的事就不提了。

为了让礼物不显得干巴巴的他还每人写了张小卡片,连不太相熟的许斌也有一张,写的无非是希望可以和微草一起更好地走下去之类的。
给前队长王杰希的最长。也许是把从前没敢说的,或者说出来显得很矫情的话一股脑儿全写了上去。
当初如果能留在微草,他一定是会很开心的,毕竟是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憧憬着这样的事情才会来训练营报道的啊。然后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前辈们,荣幸地跟他们当了那么一段时间的队友,只是最后一点没有实现而已。现在当然已经理解了这样的理由,前辈不用担心他有怨言,在兴欣他不是得到更多成长和表现的机会了吗。
还有一些想要澄清的黑历史。报名新秀挑战赛,把队友们还未知道的秘密先曝了光,是他太鲁莽太不成熟了。自以为是地挑战了同职业的大神,还赌气地想要以此证明自己的实力…比赛结束后也只觉得自己丢人,前途无望,没想到给别人留下这么多可以抹黑微草的东西,真是十分抱歉。
……
等最后写到给高英杰的那份,他却觉得有点词穷,无从下笔。如果要对平时的无话不说进行补充,他觉得他欠好友一个道歉。当然乔一帆不会后悔选择了新职业,但在长时间隐瞒这事上很过意不去。特别是知道他一直很担心,还特地跑来看兴欣挑战赛之后...有时间还来会陪他一起在网游里进行兴欣独特的训练,美其名曰“增加历练”*。他只在最后写了简短的感谢,但是相信对方一定能领会这样的感激的。
这些卡片写了差不多一个通宵。
就是这么零零碎碎的东西装了一大袋。他装袋的时候还想象着微草队员们看见的表情。

因为战队没能进入总决赛,微草选手们提前进入夏休。微草的主力们都留在了战队,而柳非和周烨柏是本地人*,一个电话就叫过来了,而肖云倒是因为是外地人*,没有过来。是本地人也不一定会来吧,听到这个乔一帆心里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在的话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吧。
之前微草的队员们听说乔一帆要回来看看反应也是各有不同。
事实上对于微草队员来说,比起身边用着刺客的小透明乔一帆,他们反倒更熟悉那个兴欣的阵鬼。第十赛季两次对上 兴欣的比赛中,在单挑赛事中出场的乔一帆都让他们的队员吃了亏。一个是同职业的前辈周烨柏,一个是同期出道素 有天才之名的高英杰。这自然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在队里的时候,乔一帆的存在感实在有点低。替补席还是其一, 他本身在荣耀上也没有什么惊艳的表现,场下也不够外向的样子,当然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可转了职业之后就不一样了。
两次比赛后的复盘,乔一帆都被单独拿出作为进步巨大的例子。“人都不在这了夸他他也听不见啊”,小声嘟囔的周烨柏心里有些酸,他可没这样被夸过。然后他好像就收到了一个大小眼的注视,默默噤了声。
“敌人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轻敌是最致命最不应该的错误。上次霸图轻视了柏清,这次我们也得到了教训。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记住这一课,在心态上能得到进步。”
底下一片安静,从此他们也就对这个曾经的小队员上了心。

下午大家就都到了,本来有些尴尬的气氛在一句“小子这么久不回来,还记得微草大门朝哪开吗”也变得轻松起来。
职业选手的共同除了打荣耀好像也找不到别的什么东西,所以队里下午的训练被改成了娱乐赛,大家自由组队对抗。
乔一帆用的是周烨柏练习时的阵鬼号。因为是斩阵双修,练习号自然也是两种加点和装备都有的。而周烨柏自己就用了剩下的斩鬼。
看见高英杰和别人组了队,乔一帆也赶紧发了加入队伍的邀请,从前在队里的时候就是这样,只有高英杰愿意带着他 一起打配合,但这次他的入队请求被拒绝了。
高英杰的惯用位置是挨着王杰希的,为了学习观摩方便,而乔一帆此时坐在原本属于肖云的位置上,也不方便像从前那样把头靠一起悄悄说话了。
他疑惑地看了好友,而那个坐在稍远一点的位置上的人只是冲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然后他看见了小号收到的高英杰发来的消息,“尝试着和他们一起玩玩啊”,那也只能这样了吧。
乔一帆最后进了刘剑客和袁治疗的队伍。
犹豫着按下确定的时候,刘小别的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为什么会犹豫呢?之前本就合作得少,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很好地跟上队伍节奏(虽然除去他队伍也才三个人),毕竟阵鬼只是辅助职业。
而且兴欣和微草的治疗风格真是差别很大,在兴欣的团队赛里,由于牧师短板特点,一寸灰往往要扮演一个掩护者的角色的。而袁柏清,他也很了解这位前队友的风格,场上俨然是要成为新一代治疗之神的样子,爱找茬,不爱后退,所以他会担心不知道怎么配合。
但看了其他分组之后,就稍稍心安一点了。
王杰希带了李济和柳非,许斌则和梁方、高英杰一队。果然是娱乐性质呢,完全看不出搭配,就剩双神枪的组合没拆了,不过双魔道真一起的话也玩不成了。
开战以后乔一帆基本是按着刘小别指挥走的,袁柏清还时不时插上一两句。但打着打着大家的节奏也慢慢和谐起来。
所以看到对方的狂剑士冲来的时候,乔一帆叫了一句“柏清前辈,神圣之火”,虽然不能立刻知道队友的打算,袁柏清还是放了技能。梁方看见这团白火飞来向左一偏,就掉进了阵鬼的鬼阵里(背景音是梁方的“靠”),刘小别一个三段斩赶来又送了个大招,这就去了狂剑士1/3的血。
乔一帆收获了一句“还不错嘛”。
从前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融入过这里,但很奇妙的是,在离开这只队伍后他却有了“还是从这出来的人”的感觉。

由于情况特殊,想着队员们就算训练也很难专心,王杰希又给小辈们放了一晚上的假,收获了异口同声的几句“队长万岁”。
几个人跑去了常去的摊子,一边吃着一边闲聊。
“我说一帆,队里有三个大美女的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哪个是比较喜欢的,嗯?共处一个屋檐下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噢,肖云那家伙可嫉妒死你了。”
“柳非姐那些都是队里的前辈啊,这样不太好吧…”乔一帆尴尬得脸都红了。
“那个唐柔不是比你晚出道,噢,还是你喜欢年纪小的啊,萝莉控?”
乔一帆窘得直摆手。
“哈哈非非你别说了,你看一帆脸都红到耳根子了。”周烨柏还在幸灾乐祸。
这边倒是新开了个话题。
“队长前几天带了个训练营的小鬼来*,说是让他来体验体验职业选手的水平。别说这苗子还真挺不错的。”
“还打败了他最引以为傲的战法。”*刘小别不失时机地补充道。
“我靠刘小别你不吐槽会死啊?那小孩挺内向的,跟你一样的,人一多就大气都不敢喘,打起来倒是一点不含蓄。”
“慢慢的就会外向起来的。”不知道说的是不是他自己。
袁柏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警戒级别提高的表情说:“我跟你说,回去要是叶修向你打听情况,告诉那厮少打我们微草的主意,别想来挖人。”
“喂,你还承认是我们微草的人吧?”
那当然,必须是。

END

我的话应该说清楚了吧 是在感情上是微草人嗯【

带*号就是私设【
柏清第二职业是战法感觉很萌啊ww所以才会跟老叶叫板吧

感谢提供起名方式(。)的洛奇 提供“溃败”用法的鹤太 还有提醒“气得跳起来”梁方的诗诗w

打架不会写 憋太认真【。
有些关于称呼和相处模式的问题都是参考前一篇整理【
有问题请一定指出

终于生出来了……天晓得我拖了有没有三个月【日

评论 ( 1 )
热度 ( 40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