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刘皓/猫生


试着用猫来表现一下刘皓的性格

前几天在路上碰见一只猫,黄花白底,很普通的中华田园猫。当时我刚下晚班,赶着回家睡觉,也没发现这家伙是怎么就跑了过来,头蹭上了我的腿。老实说,它长得真的挺圆润的,贴上来就跟一软毛垫子似的,唔,毛也软软的很好摸,可以一遛摸到尾。打了几个滚,它往后退了几步,缩在了一辆车底下排气管的地方,歪着头好像在等什么人。冬天即使是像它那样一身脂肪也会禁不住这北风吧,所以才会对路过的陌生人也那么黏。它哪像个流浪猫,那么肉乎乎的,是吧。
再看到这只肥猫是三天后的事情了,是白天,我差点没认出它来。猫背上一块一块的污迹,黄色的毛和白色的毛纠结在一起,但体型还是很好辨认的,对人亲昵的样子还是一样的。它从墙上跳到我面前,又是打了几个滚,肚皮仰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要我帮它挠一挠的意思,面对这样的撒娇我真的有点忍不住,但身上什么吃的也没有,我有点惭愧,又赶着去上班,就先离开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包里备了几根火腿肠,今天终于是碰上了。猫应该是吃这个的吧?我拆开包装掰了一小截放在它面前,它犹豫地嗅了嗅,抬头看了我一眼(感觉好像人一样的眼神),吃的很快,很快就吃完了面前的那份,掰着掰着这一根也就没了。我想我知道它最终能长成这体型的原因了,这猫吃得多吃得快也是会胖的吧?没想到这样的体型它的动作倒是挺矫健,吃完就跳上围墙跑了。
以为又会好几天看不见它,结果第二天就在家门口看见了,它就坐在门边,冲我“喵喵”地叫着,声音又软又甜。我甚至不知道它怎么找来的。

我决定把这猫带回家去。反正它看起来还是很好养的,亲人又杂食。
---------------------------------------------------------------------

1.
我,刘皓,变成了一只猫。意识到这个事实是什么感觉?一定是玩笑吧。

一只不会野外捕食也没有人愿意收养的流浪猫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呢?找不到东西吃饿死,染上传染病病死,在冬天冻死,更可怕的是还可能被虐猫人抓住,在更痛苦的处境中死去。这是什么,hard模式全息生存游戏?
我必须得做到讨人喜欢。被人主动套近乎,大家通常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别有用心不怀好意,虽然之前好像我真的是这样的。可是换成猫的话,不说卖萌打滚,只要在人凑上来的时候不闪不躲,喵上两声是更好,少女们就会大呼可爱,爱抚喂食,活下去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况且我还有着人类的思维能力,能分辨什么样的人会喜欢我凑上去,什么人最好都不要让它看见你,可以避免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然后被叫着“哪来的脏猫”一脚踢飞,我讨厌被踢开,也讨厌看到别人对我露出厌恶的表情。

我的第一次尝试进行地很顺利,杂货店的老板娘正在吃饭,我凑了上去(希望眼神可以再无辜一点),得到了丢下来的一点饭菜,量不大,但对猫来说应该是够了的。垃圾箱里的东西是绝对不碰的,不知道会吃了会染上什么传染病,而且我曾经是个人。
第四天我是在咒骂声中惊醒的,有个老头子在骂谁踩坏了他的花……哦我得快跑了,还是不太能习惯这样四足走路的方式,右手右脚,左手左脚,这个节奏一快起来就容易乱啊,所以昨天翻墙过来的时候好像踩到了什么,不就两盆花吗,植物和动物都是一样要爱护的。

“哪来的死猫,就是你吧!”

倒霉,一探出头去就被发现了,跑吧。这老头也是,看起来都七八十了,还跑这么快,手里还拿了根棍子?要死了。

转过七八栋楼我也不知道往哪跑了,头都晕了,这死老头!转进另一条路的时候没仔细看,跑了一段才发现小巷的尽头只有光秃秃的墙,不好,没路了!

我看着那根棍子在我的眼前越来越近,那大爷这么生气被打到大概会血肉横飞吧,也好,干脆游戏提前结束。只是结束之后我能回去吗?

……身体的反应比我想象的快,我在最后一刻扒上了旁边的下水管道,跳到了高处,哈哈哈哈打不到了吧。从高往低看的感觉总是很好的,特别是看见那个臭老头走的时候气急败坏的样子。

只是我要活得更加小心。

变成猫之后世界开始变得很大,路上的人个头都是我的好几倍,过马路也要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以防被踩到。

每天都在愁睡在哪里,通常是在夜宵摊老板处理完最后一点吃的,便利店也再也没有顾客之后,在附近小区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躺几个小时,赶在人们出门看到我前离开。游荡到太阳出来之后,再去屋顶上让紫外线给杀杀毒。扑蝴蝶捉蜻蜓翻墙根的蚂蚁窝这类事我是坚决不会做的,除非我真的是一只猫。

这就是一天。

和原先的生活一点交集也没有。

2.

我变胖了。我这才意识到我每天几乎要睡上超过十二个小时,在太阳底下伸懒腰打呵欠,混吃混喝等死。

当然会有没有太阳的时候。动物对周围环境的敏锐感知让我不用趴在别人家窗户上偷看天气预报也能知道第二天会不会下雨。南方城市的雨天真是够讨厌的,躲在这个地下车库的最深处,但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那辆不知从哪个鬼地方来的本田溅了一身泥水。

风从车库入口吹进来,和蒸发的水一起带走我身上的热量,这又是根本晒不到太阳的地方,阴冷的感觉在全身蔓延,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所有的怨念在这时候涌了上来,这种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在我身上发生?根本就好像怪谈一样,完全没有理由吧?为什么偏偏是我,我不是已经够倒霉了?嘉世粉只看得到叶修,雷霆粉眼里只有肖时钦,我呢?是,我是让叶修不好过了,那又怎样?他不还是回来了,我有什么,当了那么多年豪门战队副队长,结果每年的全明星不还是他和那个苏沐橙。是,你是人生赢家!

其他时间我倒是没有时间去想这个,这不属于猫的生活。
即使是每天换一家,但那些人们也都很快厌烦了,给的东西越来越少。我看起来就像那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野猫,体型为证,而且撒娇这种事也是有保质期的吧。

我已经在这观察了好几天,这辆卡车每天从这里开出,从那些人的对话里我了解到它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城市,没有熟人。

在路上颠簸了五个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好几天没吃东西,连雨水都变甜了,我饿得要死,直接扒上了过路人的腿。

然后在流浪猫生活的第三个月,我被收养了。

3.

结果在这什么事都没得干。

那人一天顶多只有八个小时呆在这间屋子里,几乎是一进门就倒头大睡,不过倒是还记得给我带点东西吃。那就这样就好了,有吃有住还没人打扰。

现在那个男人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没握鼠标的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头上,还念叨着一些“乖猫咪”之类的话。如果我能看到自己的脸,那一定是双眼无神烦躁的表情,双目无神是在盯着电脑,烦躁是因为那个人的动作。

我想我越来越像一只猫了。会一整天动也不动,什么事也不想,从前觉得大的过分的世界已经成了最正常的构成。再变回人怎么办?头几天我倒是真急,再过几天就是转会期了,我不想再呆在雷霆,要找个更好的地方……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新赛季已经开赛了吧,但那又关我什么事呢?

刚开始的时候甚至还想过是不是兴欣那群人打完了挑战赛终于有时间还报复我了,啊,人激动的时候总会有些不正常的想法吧。就算他们真的有那样的心,这事也是不可能的吧,呵呵。

已经不太记得原先的我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了。

粉丝?队长?冠军?嘲笑叶修?还不如趴在地毯上好好睡上一个下午有吸引力,不就是个游戏么。 
现在的我看以前的我一定和以前的我看现在的我一样无聊。 

这样的生活反正也无所谓了,这里也没有人认识我,自然不可能会有人认出我。

 

瘫痪生活某天的十点半,那家伙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为什么我看见那个人的脸变成了叶修的脸,而且那个人的脸是什么样我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怎么回事……

凌晨三点半,本赛季交换转会来到雷霆的队长刘皓从梦里醒来。

这真是个很长很长的梦呢。

--------------------------------------------------------------------

脑洞来自于上上条Lo里的那只喵【

把它当梦看就好

 

是之后要发的叶皓里的一个支线 画风差太多就不放一起【。

预览在这里【。

“叶哥!这个龙抬头,好炫!”

刘皓从刚刚就看到叶修进训练营的门,特地把进度条往回调了一点,回到一叶之秋打出那个伏龙翔天,微调角度后正中大漠孤烟的镜头,屏幕上一大片光影炸开。这是第四赛季总决赛的视频,季冷舍命一击送叶秋下场,嘉世惜败于霸图。

“炫什么炫,别整天想着出风头,来来来我们打一局。”

刻意的小动作做给了瞎子看,刘皓心里有点不爽。

战斗法师的伏龙翔天又一次命中,这次的对象换成了嘉世五赛季预备队员所操纵的魔剑士。

“叶哥的操作果然还是那么准。这个要怎么练啊?”

“不要先想那么细的东西。你刚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有很多,你看这里,你本来应该……”

刘皓的眼睛盯着屏幕,心里却已经开始骂了起来,根本不教人真本事,什么都藏着掖着,输了比赛就来虐菜找优越感么?刚刚不还说炫技没用,怎么,现在又用上了?

在被打指导赛后及时平复心情接受教导和理解叶修的实用主义,对于彼时的刘皓的确是有难度的。

全明星赛上,神秘人物打出龙抬头,各方纷纷猜测是否叶秋将要重出江湖。

龙抬头,又是龙抬头!你说我想出风头你这不是一样,说话跟放屁一样。

凭什么?凭什么他怎样都有人捧?刘皓是谁,不就是给他叶秋擦屁股的么。

君莫笑在第十区的风头越来越盛,刘皓这几天的训练根本不能专心。结果不知道怎么想起之前君莫笑队里那个流氓。

“你记住了,在竞技场里想取得胜利,第一要做到的就是专心, 你,太不专心了。”

叶秋身边的人说话是不是都和他一样?这么招人烦。所以你专心又怎么样,专心地去当你的网管么?

刘皓觉得叶修被赶出嘉世就是活该。装什么清高?接点广告赚钱怎么了。

陶轩派过他去给叶秋做工作,他去得不情不愿地。他去劝?叶秋会听就有鬼了,这几年他可没少被针对,刘皓想。

叶修在房间里看着上一场嘉世比赛的视频,旁边开了一个文本文档,不时往里面加点什么。

“咚咚咚。”刘皓敲门。

叶秋带着耳机,似乎是没听见。

“咚咚咚咚。”这次的声音更大了些。

“不用敲了我听得见,还没聋呢。这门开着你直接进来不就行了么。说吧,什么事。”

我这叫礼貌你懂个P。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