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傻白甜/喜欢的东西就是要和喜欢的人分享

@Qian 的点文 

梗为 吃薯条两人都是蘸酱派然后一起抢番茄酱的傻白甜

新年快乐~

 

 

苏黎世的陌生街道上,两个黄肤黑发的男子用周围人听不懂的语言好像在争辩着什么。 

“这耽误一会时间都耽误到下午了,饭都没吃可饿死我了。年轻人就是体会不了老年人的辛苦啊。”

“那你也没说啊,反正我是没觉得饿。”声音到后来越来越小,因为说话的这人肚子好像也开始响了起来。

他们这人生地不熟的,游荡游荡也不知道去哪吃好。怎么这两人就落单了呢?

让我们把时针调到三个半小时之前。有人敲响了叶领队所在的训练室的们。

“叶…领队。”听到声音,叶修转头看见神色有点迟疑的孙翔。

“哟,孙翔小朋友,你这是有事?”

“咳,明天就第一场了,有什么要注意的吗?”说着好像要从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

“刚刚不是说了吗在场上和小周好好配合,没听清?第一轮我们以试探为主,擂台赛先派你那些经验丰富的前辈们上场,在实战里体会对方选手的风格。至于团队赛里你们就可以放开来冲了,起码能杀杀他们的锐气。”

“那我得什么时候才能上擂台赛!”孙翔觉得他之后想说的话好像不太好接起来了。

自从兴欣对上轮回总决赛那六点五秒以后,他心里一直有不服气,但被打败的事实是真的,战斗法师这个职业他还能有进步的空间也是真的。想找叶修打一场,并非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而是真的希望获得无论是在技术意识方面或是处事方面的提升。

他都计划好了,就问一问注意事项,然后他就能顺理成章地让叶修在实战里好好把那些东西讲清楚,甚至已经做好最坏的可能被打成指导赛的心理准备,想要超越,就非得牺牲一点骄傲不可,是吧。可现在,他还一会上不了擂台,这不是浪费了他准备好的严肃表情吗。

他有点不想跟叶修说话了,但又不甘心啊,要是还自己摸索的话那得花好大的功夫。当初被韩文清那一句呛得非学龙抬头不可的时候,天知道他那失败又重来失败又重来能不能赶上一千次的电灯泡丝了。

“哎叶修我就直说了吧,我们来PK,你…给我看看我的问题,就耽误一点时间。”

“我可没带账号卡啊。”不过看孙翔那势在必得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的。

叶修接住了孙翔丢来的账号卡,插进卡槽开始登陆。他查看了一下装备,啧啧这一身橙,果然是有钱人啊。不过比较令他惊讶的是这个战法加点也竟然都是他用一叶之秋时候习惯的方式,这是早有预谋?

这回小孙同学还真是用心良苦了,刚接一叶之秋的时候他肯定是没这心思的,看也没看就洗成了自己熟悉的方式。结果这次要用到,还是花了点时间研究了很多场比赛才摸出来个大概,然后拿来装备了这个战法账号。

叶修还在核对,而对面那个年轻选手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地催促,那人看这么久不会是这加点方式不对吧..?

还好之后叶修就痛痛快快地跟他开打了。期间还有其他人叫他们去吃饭,两人玩得开心就都没理。结果双方都是有输有赢,后期叶修是明显有点撑不住正面开始玩猥琐流了,不过倒是让他也学到几招阴人的方法。

等到连孙翔也意识到午饭问题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这边能吃的东西也没了,那只能出去。

而此时叶修和孙翔正坐在一家快餐店里,感谢开封菜和毛大佬对洋快餐的普及,不然他们这今天还真是不知道要吃什么了。

东西拿上来之后,两人一同感叹了鬼佬的东西分量就是足,吃不饱是不会的了,还要担心能不能吃得完。

大份薯条是国内的两倍那么多,而看着被装在一个小浅碗里送上来的番茄酱,孙翔暗自祈祷叶修不会刚好和他一样是狂热的薯条必蘸番茄酱爱好者。

可就在他的凝视下,叶修罪恶的右手拿着薯条伸了过去……

两人此时好像在比谁吃得快,叶修狼吞虎咽着,孙翔也学他的样子,但这样根本就不能仔细品尝番茄酱的酸甜消去薯条油腻之后只留下醇醇口感的炸得金黄诱人的淀粉制品了好吗!

 他放慢了动作,而另一个人当然不,仍在自顾自地吃着。孙翔看着越来越少的番茄酱有点急了。叶修不知怎么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不喜欢吃是吧,那都归我了啊。”

“谁说的我不喜欢!你别吃那么快啊喂喂喂!喜欢的东西不是应该放在最后吃吗!”孙翔一直秉承着这样的观念,先苦后甜才能更好地衬托出甜的滋味。

叶修正眼都没抬一下,“哪来的歪道理。”

就在他正要继续的时候,孙翔眼疾手快地把薯条抢来藏在背后,用恶犬护食般的眼神瞪着叶修,不准再吃了!

结果叶修不紧不慢地拿了三明治的面包片来继续故意一样地挑衅,期间还用眼神对孙翔说了一句无声的“你奈我何”。

孙翔觉得肺要气炸了,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番茄酱的问题了,他咽不下这口气!

不够吃他不会叫服务生拿新的来吗!

两人可是真语言不通的,之前点餐就直接对着图片点没开口说话,但现在到了需要指定物品的时候了!有事估狗一下嘛~孙翔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他掏出手机,飞快地打上“番茄酱 英文”的关键词,嗯……结果很多啊。还是这个比较眼熟。

前面这个单词是认得的,“他妹头嘛”,但是后面这是怎么读来着,是“瘦死”还是“嫂死”?是他妹头瘦死?还是他妹头骚死啊?

这样搞不清待会叫来了侍应生也是会丢人的吧!那怎么行?!果然都是叶修的错啊——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心心念念的红色酱料已经被摆到了他的面前,而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那个人此刻一副有点正经又温柔的表情看着他:

“喜欢的东西不一定是要留在最后吃吧,我觉得是要和喜欢的人分享才好。”

叶·人生导师·修如是说道。

END

能够一击脱离的感觉真好【。

无责任撒糖啦啦啦~

前面废话了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

就想顺便写写这两个人的关系吧【。

 

 

翔翔那个搜索结果 参考这里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