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新年贺】年夜与饺子与压岁钱

时间点是第九赛季的春节~

 

兴欣 年夜与饺子

这一年的春节,兴欣的大本营内又是只有三个常留客。苏沐橙留下自然很合陈果的意,只是另一位——

    “你又不回家?”陈果看出叶修毫无去意。
    “咦,我老弟的QQ签名,你看到了?”叶修说。
    “什么?”陈果纳闷。
    “他的QQ签名,今天刚换上的这句。”叶修说。 

因为即使是在QQ上狂轰滥炸叶修也不见得会回上一句,叶秋也懒得再去叫那个装睡的人,转而用这种比较委婉的方式抱怨了。

但陈果自然是还没看惯叶修这副“游戏当然比回家重要”的样子,努力地想给他掰正一下扭曲的价值观,结果那人这眼睛都没离开屏幕半秒。

只是在快到零点的时候,拿了苏沐橙的手机顺溜地按了一串号码,啪啪几下发好短信,看见手机上已送达的消息,这才还了手机。

“喂你连个电话都不打啊。”陈果刚刚看他借手机还想夸几句呢,结果发现这人就只发了个短信,估计还不到十个字,而且连零点都没掐。

“他们都没说什么老板娘你怎么这么关心啊,我这要真打电话过去他们还不乐意接呢。“

“那……也不能就随随便便发个新年快乐就完事吧!”

“不要拿你的手速来衡量我的字数啊老板娘,我可是祝了身体安康问候了三姨四姑蠢弟弟,还提醒了叶秋去给死去的小点烧两根骨头呢。“

一听就知道在胡扯,看来那条短信发了什么只有他自己和收到的人才能知道了,我们只能从那家人的笑脸里猜测一二。

三个人过年,可是比以往陈果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网吧热闹得多了。虽然年货基本是白送了顾客有点可惜,高清大荧幕的春晚也连个吐槽的人都没有,可我这坐的可都是职业高手,还是曾经的偶像,他们就在我旁边做着相同的新年任务(虽然速度差很多),还可以跟他们开玩笑,陈果觉得幸福又感动。

次日中午差不多过了饭点三人才和其他队员们在游戏里见面,孙哲平只是来半路打个酱油,并不是正式队员,而莫凡的毁人不倦虽然是上线了,似乎还得苏沐橙去另外通知。

再去领今年节日任务的奖品并没多大意义,毕竟兴欣战队已经开始准备线下赛,叶修三人昨晚选择这个打发时间,纯粹是为了在游戏里也感受一下节日气氛,而其余人嘛,那就错过就错过了吧。

春节假期游戏里的各位BOSS可不放假,对于各种后备材料都不充足的兴欣来说,这真是个好机会,可不是所有人会在大年初一就开始为战队为公会打工的。

既然人也少高手更少,这活可就轻松多了,众人等待BOSS暨做基础练习的同时还能没事聊聊天唠唠嗑。魏琛看起来昨晚上是憋了一肚子槽没吐,一上来就开始念了起来。

“哎哟昨天我那侄女熊得,桌上坐那么多人呢,TM来问我怎么这么久还不结婚,这微博刷多了学的吧?我还没问她考得怎么样她还先发制人了?春晚也是年年都那一套,说是有综合现代科技,可又没新意,我就没哪年清醒着看完过!”

 “啊我觉得还好吧,“说话的是乔一帆,在兴欣和大家混熟了,他也再不似在微草时那样胆小了,”每年都要陪爷爷看晚会,其实春晚还是挺注重照顾老中青三代的啊,隆重一点才显得正式吧,演员也都是很负责很辛苦的。“ 

他这话说得认真,安文逸也附和道这是中央特色,宏观大气。陈老板还遗憾地说昨晚上没看春晚感觉还少了点什么。魏琛同志因为这吐槽成为了众矢之的,原因…嗯,叶修没开口嘛。

然后等他一开口。“老魏,红包呢?哥去年替你跑腿赚了那么多,不拿出来报答一下?“

魏琛刚想对叶修嘴炮回去,又想起现在还过着年,“好说,老夫现在有的是钱,不就是红包吗,图个吉利,发发发。“

“土豪,天凉了,让对面嘉世破产吧。顺便破产之后求个收留。“这个笑着的声音来自君莫笑身边的女枪炮师。

“去去去,小姑娘家家的别捣乱。哎哟吃饭了,今中午有饺子,你们好好玩啊。“魏琛老同志使用了午饭遁,迎风布阵也离开了队伍。

 

魏琛这话倒是提醒了陈果。 “过完年来大家来包饺子吧,人多,热闹。“ 

众人表示同意,并且一致无视了叶修的反对。过年气氛是必须的呀。

”嗯还可以在里面包个硬币,看谁运气好吃到。“

“啊今年我有吃到。“

小时候年年盼着吃到福饺,今年运气终于好了这么一回。好运总是一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但现在乔一帆却并没那么期待运气了,因为努力总是比运气可靠得多不是吗。

 

七日假期结束,众队员归队之后, 陈果就真的去买来了包饺子的材料。

面粉?!魏琛表示,现在的人不都直接买面皮了吗,老板娘你这说做饺子还真一道工序都不放过啊?想吃直接超市买点速冻的不行吗,非得这么麻烦。

而包子倒是兴奋得很,对于他的这种兴奋,其余人表示不太能兴奋得起来。他们可都已经熟悉了包子的性子了,是吧。

真要说起来,兴欣这队员里还是北方人或者在北方呆过的人比较多,可真正会包饺子的却不多。任务分配是这样的:包子力气大,又不太好让他干精细活儿,就被叫去揉面了,所幸今儿还真是没出什么岔子。安文逸在严谨这方面是立志像偶像张新杰致敬,做出来的面剂子简直跟一个模子打出来的差不多。

擀面皮算是个技术活,当技术和职业选手的手速结合之后,乔一帆擀面皮的动作简直像表演一样,动作又快面皮又平整,还能一次两张一次四张。

包饺子交给了唐柔和陈果,其余人则是没事都学一学,争做革命的螺丝钉——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去哪里。罗辑同学大概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最好诠释,最终被派去拿了DV给大家拍录像。

“小唐家里也是北方的吧?这饺子包得真好看。“

“北方这个是猜对了,不过我这饺子还是在外面的时候跟那里的邻居学的,家里人都不会做这个呢。“唐柔笑着回答。

当然,后来陈果才知道,这个“外面“是唐柔留学时候呆的奥地利,这个”邻居“也不是一般的邻居,居然是个在政界也有点名气的华裔,饺子却包得很好。人和人果然是有差别的啊。但兴欣是把这些差别都能抹去的地方。

“啊……弄完了,要不大家都来说几句祝福语啊,来来罗辑镜头对我,嗯兴欣挑战赛要顺利啊!打败嘉世!“

“老板娘你怎么那么没志气啊,嘉世是敌人,其他队伍也是好吗,嗯,祝兴欣明年夺冠。“

“老叶你今天终于是说了一回人话,老夫回来可不是打打挑战赛就算了的,兴欣,夺冠!“

就连今天依然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的莫凡,也面对镜头说了一句“冠军“。

最后一句是来自不在场的苏沐橙,她自己另录的祝福最终被剪辑在了一起。

这是个好年。

 

*注:黑体为原文

 
 蓝雨:卢瀚文的压岁钱
  

七日假期还没结束,卢瀚文就回到了蓝雨俱乐部。

这是他成为蓝雨战队正式选手的第一年,而这第一年就担起了因原狂剑选手于锋转会而空出的主攻重任,和前辈们的磨合不断尽快提升自己的能力就成了当前重任,此时当然要抓紧时间回俱乐部训练是吧。

刚一进门手里就被塞了个红包,然后那只手还顺带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瀚文,拿着,新年快乐。”

这场景一点也不陌生,他才刚从各亲戚家拜完年回来,可是这是在俱乐部啊——

“队长,为什么要给我红包?我也是有收入人群了啊!“卢瀚文不满地扁了扁嘴巴,他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年纪就小了大家一截,这么被照顾惯了,是不是以后也还是得被当小孩呀?

这才说呢,后面几个都来了,一人塞了一个,就比他多一年比赛经验的李远也跟了个风,不过李远那是在很多方面都要成熟的多,嗯比如身高。

“小孩不是都喜欢收红包吗?小卢你这怎么就不高兴了,这是前辈们的心意啊懂不懂?。”黄少天这看见卢瀚文的表情,感觉他预计的欢喜雀跃根本就想错了方向啊。“你看我的红包包含的就是,嗯,今年能体验一下拿总冠军的感觉。”卢瀚文的冠军,自然也是蓝雨的冠军,显然他对去年总决赛仍然耿耿于怀。

“祝小卢早日成为剑圣!”这是徐景熙,现剑圣不满地哇哇大叫。         

“快点长高吧,身高和战绩一起超越黄少!” 宋晓一手搭上黄少天的肩膀,特地强调了一下他比黄少天高出的那几个厘米。

“哎我说你们这怎么都开我玩笑啊,郑轩你考虑考虑好再开口啊,好歹我们也是同期的是吧,不然今天晚上竞技场见啊。”

郑轩无奈地说明明是他们俩先提的,黄少你偏偏对着我来,不是欺负人么。

喻文州明着是当和事佬,暗着损了黄少天一把。

李远是向来不得罪人的,虽然都知道这只是开玩笑,不过他和黄少天的关系还没好的那份上,落井下石只能那么一点点。

闹了笑了,就该正经的训练了。流云在屏幕上的跳跃还是那么活力无限,夜雨声烦却显得有点病恹恹的。

 ------------------------------------------------------------------------------------------

卢瀚文感觉有人走到了他背后,猛地一回头,倒把黄少天吓了一跳。

“小卢,严肃地告诉你,你再怎么有钱,也不如我们有钱啊,压岁钱给你你就拿好嘛。”这一秒他的表情是严肃的,不过马上就变了,“不过我跟你说实话,其实这些钱是昨天打麻将他们输给我的,他们不服气可手气就是没我好啊,哈哈哈。说真的小孩儿收压岁钱不是都挺开心吗,我小时候最讨厌我妈的时候就是她每年收我压岁钱的时候,真的。不过这钱你打算怎么花?”

卢瀚文一脸正经地回答:”我工资和压岁钱都是自己管的。“明摆着是在炫耀。

“我去这么开明?怪不得不稀罕呢。”后半句是小声的嘟囔。“那也可以拿去跟你同学们炫耀炫耀啊是吧,发红包当土豪,叫他们瞧不起打游戏的?或者随便买点什么想要的也行啊。” 这么说着,他觉得当时给卢瀚文发红包真是个馊主意,卢瀚文哪是普通小孩,是吧。

“你把那个四赛季纪念限量版的夜雨声烦送我就好了。”

“哇小卢你觊觎已久啊,这手办我也只有一套好不好,老实交代,是不是盼着我赶紧走!”

“黄少你就别挣扎了,这些东西早晚都是我的。”黄少天也不能赖着不退役不是。

但说真的,他并不希望成为夜雨声烦的继承人。

卢瀚文进入职业圈是因为向往剑圣的帅气身影,但选择剑客这个职业不是,用了剑客以后选择重剑才是。不用重复轻剑,因为黄少天在他心里是无法超越的,不管这是不是事实,起码他认为是这样。

不过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谁。也没有在黄少天面前表现过。明明只是屁大点的小孩,肚子里却是弯弯道道。

其实每天被黄少天带着到处跑,有事能喊前辈帮忙,分享同职业心得,卢瀚文可高兴了。

他悄悄从那一沓红包里抽出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黄少天”三个字的那个,写上了日期。压在了收藏的一堆宝贝的下头。可别被谁看见了。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