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魏琛/叶修】决战前后

标题是不是超帅气ww 

 

魏叶-买烟去  

训练室里的灯都关了,黑暗里只看得清一个坐在电脑前专注地盯着屏幕的身影。

“靠,”那人不快地看着机器给出的统计数据,失误了三次。

“不行了吧,手抖了吧,老了就不要这么拼了。”

听见声音,魏琛才转头发现背后的人。黑漆漆的夜里烟头上那点微弱的火光特别明显,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你猥琐不猥琐,不出声跟这蹲着偷窥影响老夫状态了懂不懂?快快快滚一边去。”

“不让看我也看见了啊,三次呢啧啧啧。”语气一如既往的欠揍。

“你怎么这么吵,让不让练习了,明天表现不好就怪你啊!”说着魏琛关掉了游戏界面,还迅速地也关掉了另外一个网页。

不过叶修还是瞄到了网页标题,是第一赛季季后赛蓝雨对嘉世的比赛视频,嗯,蓝雨被嘉世一轮淘汰,团队赛十五分钟结束,一叶知秋做出了巨大贡献。

“哟,怎么,缅怀光荣岁月呢?”居然还在光荣岁月上加了重音。

“你这孙子还好意思说,堂堂斗神也玩偷袭,对得起那些喊你近战第一人的粉丝吗你?”显然魏琛现在还是有点愤愤不平,练了那么久应对刚猛路子的战术,结果上了场对方核心选手就没出现在视线里,然后就因为分散了队伍遭遇偷袭,第一个被送下场。

“那不是对付没下限那肯定是要用没下限的方法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靠那还只真是低估了你不要脸的程度,正面打会死啊,嘉世粉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什么战术灵活多变,我呸,恶心不恶心!”

“手下败将不服气了?”叶修吐了一口烟,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魏琛。

 “我靠你敢不敢拿个术士来,给你看看什么叫猥琐流?!你不就是占了个表面正气的便宜吗?”他的手伸向了桌上的烟盒,没料到那包晚上才开的烟已经空了。地上是满满的烟头,有个还带着火星。

魏琛不长不短地叹了口气:“走走走,陪我去买包烟。”

上林苑里的便利店老板和这两位常客真是熟了,魏琛一说老样子他就准备去够柜子上摆的那条双喜了。  叶修打岔道:“ 别呀,老板这人发财了, 就这牌子,给他拿硬逸品,对就那个。“老板看他们开玩笑,魏琛虽然骂骂咧咧也是从皮夹里又抽出了几张票子,就也照着叶修的话做了,还看着叶修搭着魏琛的肩膀走远,说着“哎呀赚钱不就是要花的嘛”这样的话。

路灯下的长椅,柔柔的光罩着两道白烟,一群小虫子。

“老叶你别光说我啊,你有信心吗?”

“都走到这份上了,那有没有信心都得上啊,这不都最后一次了。”叶修鬼使神差地这就把想退役的打算说出来了。

“什么玩意,最后一次?老叶你别跟我说你想退役了啊,是,我知道散人用起来消耗大,你这打不了几年了,但即使打轮换打替补也比眼巴巴地看他们在比赛场上冲锋陷阵,结果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的好吧?”

这话既是说给叶修听的,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叶修嘲笑他“灵魂什么啊灵魂,一共也就两年”的事他可没忘,然后就跟小钢炮似的继续了。

“兴欣这可是你自己的队伍啊,这才带一年你放心吗, 你这矫情个P啊,我当时年少矫情退役我多后悔你知道吗啊?”

叶修看魏琛一脸着急却不知怎么笑了出来。

“我再晚两年回去我爸真要把我这,用他话说,狗腿打断了。”

光顾着急,魏琛倒是忘了叶修家里这回事,一时间什么也没说出来。

“本来这几天有点紧张的,你这一说心里舒服多了,再怎么差也比你好是吧。明天好好打啊,赢了这烟就算我帐上。”然后站起了身,看着还坐在那的魏琛。

“走吧老魏,你不走我可走了,谁到得晚谁打扫训练室啊~!”

魏琛想起那一地的烟头,不扫明天老板娘……天哪!

“叶狗逼你等等我!”

 

 

 

评论 ( 2 )
热度 ( 5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