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那个民国背景文的预览【。

庚子年以来的北京城很是不太平。

拳乱在山东、天津起来的时候大家就担心他们会不会闹到这儿来,对付洋人是好的,百姓们老早就看不惯那些绿眼睛高鼻子的在这耀武扬威啦,可听说闹事那边砸东西的有,把信教的直接全家杀光的也有,这日子可没法过。

本以为朝廷派人去了就该好了吧,结果洋鬼子们借题发挥地居然就攻进了王城,烧杀抢掠,有条件的都学太后那样逃去避难了,可乔太太的肚子已经有八个月了,逃亡途中那些苦她怎么吃得了呢?

三个月,都是每天躲在地窖里,男主人晚上才敢出去悄悄地买些吃食回来。

然后某天他们起床终于再没听见密集的枪声。

哎,又是要赔银子,还让这些可恶的外国兵,终于驻进了皇城根。

您说说这是什么道理,咱自己个的地方自己都不能去了,一到门口,那些个虎背熊腰的外国佬就拿着枪要对着你了,我华夏子孙真是…尊严丧尽啊…

乔一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的。

不过还好这之后总算是过了几年安生日子,童年也还算温馨。邻居家的高英杰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现在也一起在学堂念书。

他俩跟了这里的王先生学了好几年古文经典了。
 而且皇城根下,正统呢

虽然说朝廷前几年下旨把乡试会试一溜儿全废了,但很多地方还在教着从前的东西。

开玩笑呢,这么多个读书人寒窗十载学的东西,说不考就不考啦?这肯定是要闹起来的。

后来上头终于放了消息,过几年总是要恢复的。教书先生终于不用担心丢了饭碗,苦秀才们也不用担心没了出路,也回去教他们的,读他们的去了。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个几年,到底是要过几年。

不过王先生昨儿说今后他们也要学时务啦,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每天在发生些什么,将来又会发生什么。

可第一天讲到共和制度就出了问题。好几个年纪小的孩子就问了,他们没有皇帝吗?

当时宣统帝已然宣布退位,但仍住在他的大房子里,不明白什么是共和国什么是大总统的孩子们,自然还以为这天下还是那位圣上的。

至于大总统?就知道总统让他们剪辫子啦,不过剪了也好,母亲生气的时候就没法揪他们的小辫儿了。

总统也是怕媳妇生气揪他小辫儿才让大家都陪他一起剪了头发吗?

有人就笑了:“哈哈,你这个傻瓜,大总统没头发。”

“你才傻瓜呢,现在这个总统是没头发的,之前那个有头发啊。”

 

 

 

打开新页 

是个民国背景的故事。主角小乔。苏乔然后顺便复习复习历史。大概从1913写到1919。

乔和高竹马竹马,一起在皇城根下长大。同私塾,先生王杰希。王先生是个看似保守但其实在各方面思维是不同于常人的人。但为了学生们不会在思想尚未成熟的时候接受这些新奇观念,教得很平常。

中间是用小乔和小高的角度看各种历史事件,废帝制,世界形势,复辟,德与赛,段政府宣战

想玩王老师教洋文www

后来乔家去了上海做生意。举家搬迁。

上海和北平(1918更名)那又不同了(思想氛围)。

叶修,号之秋先生,学识渊博受人尊敬。不过那是早些年的事了。这个称呼好久没人用了,现在他是大家眼中的疯先生。但乔一帆觉得他的见解都很精辟。

(《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www)

叶先生的教学实践,大家进工厂(四、五月)ww

学生闹事,交流意见,小青年的不同见解

题目叫做,新青年。

评论
热度 ( 6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