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林方林】鬼迷心窍

@菸花、  我说到做到了

渐渐地坑就平了 你说的【。 我等【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
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
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
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

……

1.                   

林敬言接完韩文清那通电话回来,就被嘲笑说:“越老越值钱啊?”

方锐还是一脸嘻嘻哈哈,问清楚真的是去霸图之后还跟林敬言说记得寄点那边特产回来呀。

不就是转会嘛。老板意思也都那么明显了,想要新鲜血液?那留人也没意思,而且又不是见不到了。

林敬言应了,也做了,但却再没了联系。

算是分手礼吧。

先下手的是他,这样单方面断了联系的也是他。

心里肯定是不可能一点罪恶感都没有的。

用这样的方式说再见,是想表达,不会忘记你,但是我们俩就这样了。

用矫情一点的话说,相忘于江湖嘛。

虽然这样想不太好,但林敬言确确实实觉得解脱了。

这段关系带来的心理压力,不轻。

状态下滑得那么厉害,他还能打多久职业赛?现在还是朝夕相对,还是好搭档,他还能在那种时候把“叫队长”当成情趣,可等退役之后呢?唐三打会有新的继承人,犯罪组合也许会换新面貌,呼啸和方锐都会变成他生活圈子以外的东西...

也许现在在走一条和通向不同结局的道路。

 

霸图相比之下的确让他轻松了许多,他不需要当那个战队状况不好就第一个要站出来解释的人;老对手变成了老队友,相互理解不用说,可靠得让他羡慕。

虽然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是来霸图不是来养老的,但确实有那么点安享晚年的味道。

第二天和张佳乐分享感想,结果张佳乐说不是吧老林,在霸图这么铁血男人真汉子的队你都热血不起来吗?

 只是还有点找不准定位吧。
 

第九赛季的常规赛,霸图那叫一个顺风顺水春风得意,等到季后赛体力却被压榨得不行,然后,就输了。

轮回是新队,风头盛得很,这样的结果不会太意外。亚军对他来说,其实已经是很好,不,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了。但看队友们的样子...是的,韩文清张佳乐自然是按另外标准算的,而他自己,总觉得像个拖后腿的。
假如是别的更有天赋的人……


而呼啸,唐昊做得很好,值得他过继的唐三打,方锐看起来也没受他什么影响,风格如旧。这个呼啸建队来的最好成绩,虽然他已经不是队长,也还是由衷为老东家感到高兴的。

至于这两个人的配合问题,慢慢总会磨合的吧。时间够。

 
2. 

碎片没了,全队被灭。

方锐被那群后辈弄得一肚子气,打开微博界面,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守着看回复。

林敬言有个小号。专门视奸他的小号。是真的,不是他自恋。

可他把不准这号还有没有在用。

 

 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非正常不可与外人语关系刚开始那时候。
 

账号名是他名字的缩写加生日——愚人节前夜的玩笑,林敬言还在浴室里,手机停在了微博页面(他费了好大劲才解开屏幕锁),没有原创微博,都是方锐微博的转发,加几句看不出语气的评论,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号?

没发现那谁谁骨子里的…猥琐流?

方锐兴冲冲地冲着还在浴室里的人喊,老林你居然也玩微博,没想到啊!林敬言刚好穿好衣服出来,“微博?队里每个人不是都有的吗,我也不太上,微博好玩吗?”方锐知道他指的是官方的大号,那号林敬言确实不太上, 但是...“哈哈哈老林你太落伍了好吗居然不玩微博,我跟你讲......”


等背过身去,他努力按住心中的雀跃,和一丁点的不安,以超越职业级的手速注了一个相同格式的,再秒秒钟地关注了这个小号,像是初中生热衷的到处秀恩爱,却比小学生听到今天回家妈妈特地弄了喜欢吃的鸡翅还开心。

第二天终于忍不住再登了小号,没有回粉,关注列表都空了。

再不死心地去翻大号转发列表,我擦,真改名了!

原先ID是FR1120后被改成查无此人的默认头像在一片花里胡哨的头像里尤其显眼,暗搓搓地点了关注,发了条私信过去:“老林我不是故意翻你手机的!愚人节恶作剧一下你懂得,不要生气啊你”

1120FR的回复是一个嗯字,然后他看见了新粉丝的提示,然后那个新粉丝的微博却再也没有更新过。
是件小事,很久没有被记起,却在林敬言离开的这一年被很多次回味。

然后他等到了林敬言大号的回复,很普通的“什么情况”。

不是说不玩微博吗。鼠标移到了右上角的红叉。页面关闭。

战队这个赛季的成绩他真的是非常高兴的,某种程度上说,这样换掉队长确实是为了前景考虑的做法,但是你们就非得排挤老臣不可吗?我难道不也是在为战队努力着吗?

然后老板的决定更让他心灰意冷。

呼啸真的不需要猥琐流了,那个调整自己打法来适应他的,已经是前队长了。

情场失意就算了,职场也失意,方锐感累不爱。

 
3.

兴欣?气功师?

林敬言开始还真挺担心,不过比赛一场场下来,气功贼的表现越来越好,担忧最终还是变成了“年轻就是好的”感叹。

但这人总是在心上挂着的。所以霸图的这位老队员就趁着比赛就跑去了兴欣的训练室探望。

方锐本来那练得好好的呢,注意力都在双手上,周身放松,处于一种周围世界都在他感知范围内但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的状态。

所以等到林敬言都跟那背后站了好一会了那只黄金右手才抽那么了一抽,屏幕里的小人也跟着抖了那么一抖,引了观众轻笑了一声。

 并不是嘲笑,而是庆幸过了这么久,他看见他,还会有那么一丝尴尬。

还能开上那么几句玩笑。
 

半决赛的时候,霸图和兴欣碰了面。

方锐跟了叶修去了备战室。他其实心里其实有点忐忑。

“老林,你看我带这群新兵蛋子进了季后赛啦!厉害不厉害!转型转得不赖吧,怕不怕被打爆!怕就快求饶!”

“严肃点啊方大大,你队长我队长都还在这就这么商量跟我打假赛?”...好像没有事一样在跟他开玩笑。

“那我就不手下留情了!”

“我老人家了,你温柔一点。”他笑得很温和。

 
 

之后进行的战术讨论,林敬言主动提住盯海无量,发挥余热啊发挥余热。

他也再找不到比方锐更熟悉的人,也找不到比方锐更熟悉他的人了。

张新杰显然也有考虑到他和方锐的老搭档关系,而且方锐的比赛他也看得最多——这在霸图并不是秘密,本来也就算不上秘密。所以就这么定下来了。

上场后冷暗雷把战术执行得很到位,海无量第一个被送出了赛场,这小子不会记仇吧,这样想着,然后又投入了比赛。

但霸图还是止步在了通向冠军的路上,而这次连总决赛也没有进。

林敬言看看周围的队友,又看看手里的账号卡。那么,就这样了?

随后的记者招待会,林敬言宣布退役。

 
4.

“老林!”方锐喊住了通道里那个孤零零的身影。

然后他该说些什么?

两年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

是两年吧,他没再和林敬言单独好好说话的时间。生疏感堵住了挣扎着要闹出点动静的心。


许久没听见方锐的后半句,林敬言开口了,“我走了。”

方锐别扭着不说话,他笑了笑,“不要撒娇,我不走难道你走?”然后在原地站定了,等着方锐再说些什么。

大概是深吸了一口气,很长的停顿,不知道心里走了多少个不同的演习,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老林,你遗憾吗?”

没料到这样的问题,一瞬间的沉默后,林敬言回答道:“你努力点,替我不遗憾?”

然后,然后他就走了。

 
 

方锐站在原地,只觉得脑袋里加粗的大号字体跳啊跳地,老林又走啦!

怂货,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是啦是啦,他总归是要走的,成熟一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早知道那时候就答应张新杰去霸图混个一年半年的了...

呸呸呸不行不行在霸图玩办公室恋情太危险了好吗,不对本来就不应该因为恋爱影响工作,严肃一点!

严肃个X啊,人都退役了啊?!.

 真的就江湖不见了?

子孙不往?
 

5.

总决赛兴欣对手是轮回,方锐打得很拼。海无量在场上堵云山乱和笑歌自若的时候,林敬言盯死了场上的计时,一场团队赛下来,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以前在呼啸也没见这么拼的,给新老板就这么卖命?

比赛之后是记者招待会,他掐准了时间,出现在方锐的视线里招了招手,趁着没被摄像机和粉丝发现,转身走了。

作为知情者在此我不禁想高呼一声心机婊。 
 
当晚
“老林”
林敬言抢在前面岔开了话题。

“紧张了?”
那边卡了一卡,说道,“明天对轮回”,好像小小地插了去年亚军队一刀。

“以前比赛也没见你紧张啊”

“那不是有你在吗”

“你这么信任我?”

“有你在经理就不会骂我”

“你这小兔崽子良心被狗吃了吧”

“吃了就不紧张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说着还刷了一屏的抓狂表情。

“方锐”

“哎!”

“约吗”

“约!约约约约约约约!”

然后那边就没了回复。方锐不知道林敬言是为了给他放松还是真的...想再见见他。

临睡前他打开聊天窗口又加了一句。

“那你明天记得来”

“早就买好票了”

“而且有人说他想你了啊”

“谁啊”

“小林啊”

“耍流氓啊你”

 
 

结果冠军之后方锐被扛去了庆功宴,等到几天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林敬言已经回了N市了。

 

但给他发来了S市到N市的航班信息。还有...

方锐看了一眼彩信,放大,缩小,放大,再缩小,什么鬼,路边杂草?

然后那边来的短信解释道:“茜草。一种红色染料,古人也用它表达思念。”

“卧槽老林你...这么文艺...你拿眼镜当变身器用吗”

“你把第二个字读第四声试试”

“...你又撩我”

 

6. 
 干柴烈火,久旱甘霖。

啊,就从“久别重逢”这个意思上解的话应该是适合的吧。

洗浴间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的两人,有一个已经接近赤诚相见的程度。

方锐突然地拧开了水,花洒喷出冰冰凉凉的水滴,把那件怎么看都碍事的白衬衫淋成了半透,林敬言被猝不防地攻击后打了个喷嚏,恶作剧的快感飞上了对面人的眼间眉梢,声音里也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老林...我突然想到一个成语...肃然起敬”

那个人也笑了:“...既然它都起来了,那跟它打个招呼?”

小林就这样以俯冲的姿势蹂躏着小方和他主人的腿/间。方锐一手扶着墙,同时又被另一只手覆盖着,身体以同样的频率在一前一后,一前一后。

两人都是半跪着的,浴室的地板砖冰凉,幸好还开着热水,把玻璃隔间弄得云雾缭绕。

“哈…爽得…飞起…啊…就是…这种感觉…?”

那确定是人间仙境无误了。

 

到床上的时候方锐死死压住了林敬言,比前回那人来得更用力更激烈,但他们却更加投入更加乐在其中,进/入和啃咬同时进行,每个动作都包含着满满的占有……

 

不仅仅是此刻的亲密。

他们从来没有离得太远。

 

 

BGM走这:李宗盛-鬼迷心窍

虽然岁月总是匆匆地催人老* 

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 *

虽然未来如何不能知道 *

现在说 再见会不会太早* 

……

果然还是太早了啊,现在不是再见了吗^ ^ 


END

 

Just前篇 后半就是脱离原作走向的了【。

 

●带*标记均为歌词

●眼熟不用奇怪 是大修重发【。

然后腿交真的觉得特别棒啊 就是我不会写【

呜呜呜垄哥我要看腿交好吗【。

等多久都行

 

【1】 “什么情况?”这种比较老实平常的,来自于方锐的前队友林敬言。作为昔日搭档,两人场下私交也很好,这时自然比较关切。 

 

【2】“练着呐?”林敬言却没过去坐,凑过去看兴欣训练。

“有没有素质,偷看训练啊?”叶修终于抬头,鄙夷了林敬言一眼。

“这是偷看吗?”林敬言没理,固执地看下去。

结果方锐正好一个操作失误。

“哈哈,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林敬言笑道。

方锐转身,朝林敬言竖了两个中指。

“转型的不错嘛!”林敬言却在此时收起了玩笑的口气,认真地说了一句。

 
 

【3】很快,两人锁定了这次抢位后要针对的目标。

海无量!

方锐的海无量。

林敬言凭借对这位老队友的熟悉,找到了抓捕他的时机。韩文清和张佳乐对他的判断毫不犹豫的执行,让海无量立即被锁在三人的包夹当中。

三位一体!

三人毫无犹豫地发起了攻势。

林敬言太熟悉方锐的战斗方式了,他那大师级的猥琐流。不是人人都能跟上他的节奏的。所以在团队战场上。方锐会有相当的时候处于一种单兵作战的游离状态。而熟知这一点的林敬言。就是盯准了这么一个时机,一举包夹了海无量,而兴欣的选手。因为方锐的这种

游离状态,一时间都没能来及支援。

 
 

【4】 但是这样的祝福会让人感觉到治愈吗?至少方锐不会。他已经没办法在看下去,那一刻他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兴欣的备战室。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从记者招待会那边退下来了,那这两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评论
热度 ( 39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