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乔一帆/惊,队里的小透明竟然偷偷脱团了!

原文衍生www:拿着微草这边的刺客账号,职业相关的练习却是做得比较稀松,满脑子都是怎么拿刺客的号修练阵鬼的技术。

在全明星上表演了一场不大精彩的单挑赛,回去免不了要向队里交待交待的。乔一帆扯了个半真半假的谎,说是他想要看看自己在鬼剑士方面的才能,求着第一阵鬼指点了两句,这是练个手。

没人细究虚空 队长怎么会随便就指点一个不是他们队里的人,也没人想知道李轩怎么会同意在新秀挑战赛这种公开场合和他切磋--既然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他比较没面子的事,更不要说那场对决中两人根本没事先商量过的表现,谁会在乎呢, 反正他乔一帆不过是过了这一年合同都说不准的小透明而已。

不过小透明也有小透明的好处,这事也就这么揭过去了,像他现在这样每天偷偷自己练习阵鬼也没人发现。

那场比赛暴露出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乔一帆比之前更是满心念着他的新职业了,连日常练习里,拿着刺客的账号,却还时不时会做出一些阵鬼的操作。呃…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

可周烨柏功底虽然不算非常扎实,毕竟是已经有了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加上本身又是比较敏感的人,所以----

“最近那小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周烨柏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个专心对着电脑发呆的人,小声跟身边的柳非讨论道,“拿着个刺客账号练阵鬼,有没有搞错?喂喂我不会被谋位害命吧!”

“脑洞没事不用开这么大。”柳非对此表示不屑,“我反而很好奇他干嘛没事要转这个职业啊,烨柏你真哪得罪过他?”

“怎么可能?就算我有欺负他的时候,哪次少了你们的份吗?不过鬼剑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热门职业啊,有名一点的不就是虚空家的双鬼?他没事凑这热闹干什么。”

“啊我想到了!说不定是虚空找了个漂亮妹子来接吴羽策的班,他想借着练习双鬼配合去套近乎,泡妹并上位,怪不得要去找李轩求指点。”

“你脑洞比我更大吧!双鬼那两个不是还很能打吗,怎么会就找接班人?”

“不然你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柳非为自己完美设想受到的质疑感到不爽。

“要不小杰你去问问?”周烨柏转向了从刚刚就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高英杰。

被公认为是八卦对象最好朋友的高英杰也摇了摇头,“一帆好像是有什么秘密,可他不跟我说啊。”他回想起乔一帆急匆匆出门,又不肯告诉他去哪的样子,叹了口气,原来是恋爱了吗。

“不是吧他连对你也保密?那就肯定是想把漂亮妹子藏着不让我们知道,啧啧,平时那么声也不吭的,心机还挺重啊小子。”

“他哪知道的消息啊,我们怎么就连点风声都没听见,你们哪个在虚空训练营有认识的人没…”听见美女肖云也来劲了…

这么个说法就被一行几个人接受了,连乔一帆之前之后一切走神的表现也都被当成了害相思病的症状。恶,这词说出来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恋爱的酸臭味啊。

同时那不知名的地下女友的身份也因一直不能确定而越发神秘起来。漂亮妹子倒是有,嗯…至少在这个圈子里算漂亮的了,只是不是练鬼剑的啊,难不成还是两人一起转职?靠,个性也不是这么玩的吧。

兴欣终于通过了挑战赛,原先以为小透明要去虚空重回训练营的那几个看见新闻都惊呆了,不是要夫妻双双搞组合?

拜托各位,这只是你们的臆想好不好。

合同到期离开微草以后乔一帆就自觉地把战队的群给退了,所以现在临时讨论组里只有肖云柳非几个在说闲话。

“刚刚看了几个视频,刺客玩得不咋地,阵鬼还是可以的嘛,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啊。”

“所以那个妹子哪去了?淘汰了?家里不同意回家了?”

“谁知道啊,呆会问问呗。”

等到乔一帆看见消息,简直一头雾水,他们在说谁?真的问的是我的事情?

两人相互都一阵莫名其妙后高英杰终于把事情解释明白了,连当事人本人也为这神奇的脑洞深深折服。“其实一直是在跟叶神练习,因为他要组战队所以就去兴欣了,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所以就没提。”

然后他忍着笑在键盘上敲下给八卦组的回复。

“她家里人最后还是没同意,说是周围都是男性一个小姑娘在那不放心,在训练营玩玩也就算了这之类的。”

然而面对“进行到哪一步了?亲手?打啵?深入了解?”这样的问题他也还是有点点脸红了。

“呃…还没有告白,她现在还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帮我保密啊?”

于是完美地为这段尚未公开的恋情画下句点。

惊!队里的小透明偷偷竟然脱团了!

啊,不过现在证实是告白都没,也黄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不对,tmd那个新队不是美女更多,次奥!

无聊一下,纾纾压【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