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宽的过

乔/魏/黄/卢
寸就是过,过就是寸~寸就是过就是寸就是过~♪【唱

【黄别】一击必杀

补档,一个成功的耍流氓

 

雨突然地就下了。像是有个装满水的袋子突然被针扎了那么一下,然后就在黄少天和刘小别的脑袋顶上炸了开来。
 黄少天觉得这一定是对他从前从来不看天气预报的报应,前几天不是还说持续一周的天晴?
 于是刚刚从电影院出来的他和刘小别就傻站在这大马路边上,傻看着那老大的水珠子就这么斜着飞进来,傻瞪着一辆辆出租车从面前冲过去,要不要每一辆都是“载客”?
 黄少天烦透了这雨,而刘小别是烦透了黄少天。他觉得他完全是被骗来的,所以错都在骗他来的那个连天气预报都不记得看的人。
 本来就只是正常的pk而已,谁知道黄少天那么无耻,说如果他输给了刘小别就要刘小别请他吃饭。谁听过赢了的反而还要请客的?
 “我浪费了训练的时间又享受不到把你打趴下去的乐趣多难过,请客补偿那都算了你友情价了。”
 刘小别似乎真被这歪理给说服了,只回了一句“随你便”。
 卖破绽的同时埋下陷阱,是黄少天惯常用的手段,这个赛季个人赛上刘小别都栽在了这一招上面。你总以为自己还是占优势的,可下一秒他却突然不知抓住了哪个机会,就跳出来把你打翻了。而这样的过程给人心理落差是很大的,刘小别觉得在全明星赛他挑衅黄少天之后,那人就是在用这样的心理落差在报复他。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血量上刘小别的角色好像是占了优势的,可他却有点心虚,担心这之下有更大的陷阱在等着他。黄少天总不会真为了一顿饭就这么没节操地给他放水吧?刘小别不敢相信。
 然而黄少天好像还真能,虽然当然不是为了一顿饭。
 刘小别只见面前的对手在幻影无形剑的最后一招飞了出去,血条空了。
 然后屏幕右下角夜雨声烦的头像欢快地跳了起来:“死了死了,请吃饭啊,我刚好去你那玩。”
 连不在战队在家里的推辞都没用,黄少天一听就更来劲地说想去那玩很久了。
 …刘小别只恨自己开始说“随便”说得太随便。

看电影是黄少天提出的要求,刘小别也想人都来了,就暂且抛下仇恨(…)尽一下地主之谊好了。谁晓得就下雨了。他确实看过天气预报,但这夏天的雨不还是说来就来的吗。
 两人身上衣服都湿透了也没拦到车,不要说吃饭了,怎么离开这都是个问题。黄少天提议先去开个房间洗澡歇歇的时候,刘小别感觉有点别扭,却也没别的办法了。
 然后那个家伙就吵着说饿死了饿死了要去弄点吃的东西,嘱咐刘小别先进去洗澡。
 看着刘小别终于先走进了电梯,黄少天忍不住了,打了一个长长的喷嚏,嘴里还嘟囔着什么,还是下了决心冲进了雨里。


 回来的时候除了刘小别的晚饭,还不忘买了两把伞和一些感冒药,“预防一下,”那人是这样说的,可见机会主义还是依赖心细才完全发挥的。
 然而怎样心细怎样冷血刺客也盖不住话痨给人带来的聒噪形象,就连洗澡时间也不放过。
 “我跟你说外面那雨啊真是够大的,特别是还斜着吹,撑伞都没用,亏我还特地挑了一把那么大的伞…”
 水声盖住了部分说话的声音,刘小别只听出他是在抱怨这大雨,也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看了一眼,果然还很大,街上都看不见什么人在路上走了,仅有的几个路人也玩老命一样牢牢抓住伞,看起来风还挺大。他也就打消了等雨小上一点就回家的念头。
 目不斜视地走进浴室,拿了黄少天的衣服,把它们也一起挂在了空调面前吹干,侧着躺进被子,以防待会看见什么瞎眼的出浴裸男。
 有人出来,躺在了另一张床上。
 没什么可干的他就睡了过去,却在迷迷糊糊间被人摇醒,黄少天说他好像有点发烧。
 他虽然没有什么起床气,但现在看见说自己生病的人没有一点虚弱样子,还一脸理所当然地弄醒他,没好气地回一句“有病吃药”。
 结果就被扯着手强制摸了那人的额头,一比,还真的有点烫,他只能认命地爬起来烧水。
 药都送到面前了,居然还被嫌弃。
 “ 我靠好烫,才开水泡的你就给我喝啊? ”
 刘小别没说话,走到浴室,放了洗手池里的水给他凉药。时不时用手摸摸杯壁,不让药凉得太过分。
 然而黄少天对着那道背影,突然就说,刘小别你这人挺好玩的。
  “能不能消停会,像个病人一点。 ”
 “ 不都是怕你生病才让你先洗我去解决晚饭嘛,现在就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忘恩负义,你不是吧???”
 刘小别没再搭话,生怕带点好意他就蹬鼻子上脸了。至于话里的意思,就当没听懂。然后把已经是合适温度的感冒药拿了过去。
 人性贴心的服务把黄大爷伺候得很满意,仰起头咕噜咕噜就把药给喝完了,说:“你看我夸得没错吧,现在不是还装傻?”
 于是突然把手里喝干净的杯子一放,侧身就压到了刘小别身上。他之前躺在被子里,身上除了一条内裤什么也没穿,制住刘小别肩膀的肘部是滚烫的,脸上也是带了病号特有的红晕。但更让人不能忽略的是那只被一层布料拦住,好像马上就要弹出来的那鼓鼓囊囊的一包。
 “怕答应我,怕什么?你看我现在明明可以这样那样(此处长长停顿),可我不还是让着你嘛。”
 侧着的身子像剑一样横在刘小别的要害之前,然而那剑客却把剑一放,给他让出了面前的路。
 “我真的挺喜欢你的。”他说。
 看电影,吃晚餐,苦肉计…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泡妞吗?”
 然后呈现在黄少天面前的就是刘小别因距离过近而放大的脸,和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了。
 黄少天知道这是在吐槽他的套路老,但是…“有用不就行了?没泡到吗。”他松开按住刘小别脑袋的手说道,顺便还貌似好心地帮他擦掉了嘴边的,那什么,令人害羞的一丝银线。
 “刘小别。”
 “干吗。”
 “觉得你名字不好听,就多叫两声,习惯习惯。”
 被损了一句的人立马躲过了黄少天向他下身伸来的魔爪。黄少天却好像他做了什么很令人满意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刘小别,”喊什么喊,我现在不是没躲了么,刘小别腹诽。
 “你害羞什么?别否认啊,正常人早就在喊第一句的时候要跟我郎请妾意嗯嗯/啊啊了。”调戏完之后又不放心似的加了一句,“真别躲啊。” 

 然而黄少天在睡去前并不知道次日清晨要面对的拷问。
 “你计划好了的吧?”
 “没有啊。”
 “不可能”
 “真没有!刘小别你怎么这么怀疑人,我要知道会下雨那肯定带个伞跟你浪漫雨中行湿上一半再你情我愿郎情妾意嗯嗯/啊啊,哪会弄这么狼狈!”
 ………
 联盟最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告诉大家他的成功秘诀:抓住机会,一击必杀。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呀。
 这可都是大实话。

 

评论
热度 ( 71 )

© 一寸宽的过 | Powered by LOFTER